烽火中文网首页> 其他小说>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第一百三十六章 骑墙难下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第一百三十六章 骑墙难下

作者:懒妆      源网站:全书网

更新时间:2019-07-11 23:42:39

			  夏铳听胥尧颜这样说,不仅挑眉看着胥尧颜,他回身走到桌边坐下,“合作?我们不是一直在合作吗?”

  胥尧颜一笑,“那不一样,这一次,我要夏青!”

  夏铳眯着眼看了胥尧颜好半晌儿,才缓缓地道,“你不会是夜被夏青迷住了吧!”

  胥尧颜一笑,“夏二公子这是什么话!”他抱着团容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对夏铳道,“如今你那个妹妹可是个抢手货,不只我们,就连洛骆家的人都盯上了。”

  “洛家?”夏铳皱眉,“舅舅什么时候对夏青的事情这么上心了?”

  胥尧颜摇头,“非也非也!我说的这个骆家,是两国三地驰名的骆大家!”

  在大兆,人人都知道大兆驰名的胥家,胥家的存在对大兆来说就是一个神话;而胥尧颜所说的骆大家,其实是周国的名门望族,周国与大兆相邻,两国一直以来相安无事,可以算得上是友好的邦交了。

  之所以被称为骆大家,是因为骆家手中掌握了不少周国的财政命脉,骆大家的现任家主是骆承安,膝下共有三子一女,各个都是名震京都的人物。

  夏铳听胥尧颜这样说反倒放下心来。

  “这你怕是多虑了,骆家的人找来,不一定是因为夏青。”

  胥尧颜一听这话来了兴趣,他一松手放开怀中的猫,起身来到夏铳面前坐定,“愿闻其详!”说着替夏铳满了一杯酒。

  夏铳一饮而尽,“世人都道骆大家如何威风如何了得,可实际上,他也不过是一个外表奢华内里腐败的空壳子罢了!就跟所有的氏族家庭一样,骆家也有骆家的盲点,相信在这一点上,你应该很清楚才是!”夏铳看了一眼胥尧颜,这才继续,“骆家的人十分讲究嫡庶之分,每一位骆家的男丁都终身不得纳妾,这也就从根本上降低了兄弟间自相残杀可能性,可他们没想到,上一辈的家主居然偷偷地在外边养了外宅,这事被揭发出来的时候全家震惊,可是未免事情闹大,也只好把人接回来养在家里,这也就造成了以后的矛盾。”

  其实这些事情夏铳是不应该知道的,可这些年他走南闯北的时候,也曾经去过周国,恰巧那时候遇见了骆凤举,巧就巧在骆凤举居然跟夏铳的长相有几分相似,夏铳本来还没怎么在意,可对方却先找上夏铳的麻烦。

  甚至想至夏铳于死地,夏铳进一步探查才明白为什么?

  原来,自己的父亲,就是当年骆家上一任家主的儿子,就是那个所谓的外宅所生的孩子。

  夏盛母子被接回骆家后,因为担心夏盛会夺走原本属于自己儿子的一切,骆家的主母开始了各种的设计陷害,终于成功的害死了夏盛的母亲!可等她回过头来想收拾夏盛的时候,却发现孩子不见了。

  夏盛那时候才四五岁左右,根本对一切还很懵懂,只是记得在骆家的时候,主母对他很不好。

  亲眼目睹母亲被害后,多亏了母亲身边的婢女带着他逃出来,正巧遇见那个时候去周国经商的夏家老爷子,婢女谎称夏盛是自己姐姐的孩子,因为遇见流寇走失了。

  夏老爷就把他们带在身边照顾,一来二去的两个人产生了感情,就这样回到了夏家,对外,夏家的老爷只说夏盛是自己在外的孩子,这样就不会因为夏盛是外人而被人欺负。

  夏老爷一共娶了十几房妻妾,却一个孩子都没有,到了临终的时候,才把一切传给了夏盛。

  也正是因为夏铳出现在周国,才引起了骆家的注意,早在一年前,他们就已经找到了夏盛,不过却不是要杀他,而是游说他回去!整件事情透着诡异,所以被夏盛给直接回绝了,可是对方却不死心,每次皆以不同的名目来游说夏盛,这事在夏家就夏盛和老太太知道,就连夏青,老太太都没提起过。

  在得知闵泽会在月底迎娶自己的时候,夏冬盈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她不能就这样嫁给闵泽,她要见母亲,要见二哥!

  可是无论她怎么闹,屋外的人就是不肯替她开门,夏盛的意思,是打算一直把她关到成亲的那一天。

  夏冬盈一直被关在这里,并不知道夏铳的事情,也不知道洛氏已经瘫在床上起不来了。她只顾着伤心生气,害怕再也没人管她。

  到了夜里的时候,等负责守门的婆子们都去睡了,夏冬盈这才悄悄地拿出她威胁紫冉替她弄来的备份钥匙。

  打开房门溜了出去。

  关了这几天,再加上又没怎么吃东西,夏冬盈的身子早就快要虚脱了,她扶着墙悄悄地朝洛氏的屋子走去。一路上遇到有值夜的婆子,夏冬盈就躲在树丛后边闪过去,好不容易走到洛氏的院门口,却见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在门口守着,半步都不曾离开,夏冬盈不敢贸然出去,只好在角落里等,一直等了将近一个时辰,也没见有人进出,不得已,夏冬盈只好拖着发疼的左脚去找夏铳。

  可等她到了夏铳的院子才发现,院子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好不容易才跑出来,居然两头都落了空,夏冬盈气的一把推了身前的花瓶。

  正巧这时候外头有值夜的婆子路过,走到夏铳院墙边的时候听见里边有动静。

  领头的张妈吩咐道,“你带几个人守在门口,你们几个跟我去看看!”说完带着几个人朝夏铳的院子走去。

  夏冬盈在屋子里听的清清楚楚,见她们要进来吓了一跳,急忙一瘸一拐的把一个矮凳的凳腿插在门闩上,这才跑到院墙边,想从院墙爬出去。

  可院墙实在太高了,而且滑不留手的根本就没有下脚的地儿,外边的张妈发现门被人从里面闩上了,正吆喝着婆子撞门,夏冬盈急坏了,赶紧又从屋子里搬出一个高大的太师椅放在院墙边,颤巍巍的踩着椅背爬上高墙。上的时候还没觉得怎么样,可骑在墙头上边后,夏冬盈才发现,墙外的距离比墙内要高出很多,而且外边又没有东西接应,这一跳下去,还不知道要摔成什么样子。

  夏冬盈整个人骑在墙头上进退不得,这时候,就听院门咣地一声被撞开,张妈带着几个婆子冲进来直奔堂屋,走在后边的一个婆子一眼就看见了放在院墙底下的椅子,顺着椅子朝上一看,正好看见夏冬盈坐在墙上。

  这时候黑灯瞎火的,再加上夏冬盈这一路躲躲藏藏,不要说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就连脸上都满是灰尘,根本看不清长相,那一身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一看就是一个趁夜溜进来的小偷,“在那儿!”

  随着一声喊,张妈带着人朝这儿冲过来,夏冬盈哪见过这阵势,整个人吓得两手一松,抬脚就朝院子外头落下去,众人就听见一声惨叫,继而好大的一声,砰!

  张妈愣了一下,招呼众人朝外跑去。

  负责守在外头的那几个婆子已经赶到了,张妈出来的时候,就见她们正把夏冬盈压在地上,一个婆子四平八稳的坐在夏冬盈的屁股上。

  其实根本就不用她们抓,从这么高的墙上掉下来,就夏冬盈此时的体格儿而言,没要了她的命已经是不错了。

  “好啊!居然敢偷到夏家来了,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长了几个脑袋!”

  张妈说着两手撸了撸胳膊上的袖子,上前熊熊一把扯过夏冬盈的头发朝起一抬,早就有人把灯笼递过来,就着灯笼的光亮,张妈看清了夏冬盈那张满是泥泞的脸,吓得她下意识的一松手,夏冬盈啪的一声又撞在地上。

  疼的她连叫的声音都没有了,只是在地上不停地喘气。

  “还不赶紧起来。”张妈踹了坐在夏冬盈身上的那个婆子一脚,心底一阵阵后怕,这夏冬盈再过不几天可就要成亲了,要是在这时候出了什么差错,那老爷还不得把自己活活打死!随后一想又觉得怕什么!这件事又不是她们的错,她们只是负责值夜的,看见府中来历不明的人自然要上前询问一番,要怪就怪她自己大半夜的到处乱跑,这又能怨得着谁,谁让她自己不老实呢!

  “来人啊!赶紧把六小姐扶起来,再去通知李姨娘!”

  夜里夏冬盈发生的事情,夏青自然是听说了的,第二天一大早儿,夏青去给老太太请安,才一进门,就见老太太手抵着额坐在那里长吁短叹。

  夏青笑着走到老太太身边,亲自接过百合手中的花茶递过去,“祖母这是怎么了?一大早儿就这样长吁短叹!”

  老太太一见夏青来了,示意她在自己跟前坐下,这才对她道,“还不都是被冬盈那丫头气的!还指望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能安生一些,可谁曾想她就是个没脑子的,让她好好在屋子里呆着,她倒好!昨天晚上的事你也听说了吧,大晚上的,一个姑娘家,好端端的觉不睡,居然跑去铳儿的院子里爬墙头,碰到值夜的妈子们也不说一声就跑,结果被当成贼人给抓了,你听听,这都闹得什么事啊!”

  夏青赶紧安抚的拍了拍老太太,“祖母您也别生气,赶紧消消火。”夏青对她道,“依我看其实六姐也挺可怜的,本来两个人好好地,可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天晚上祖母也看到了,六姐伤的那么惨,也不知那闵公子是怎么了,六姐反悔想不嫁也是情有可原,只是事情已经闹成这般了,咱们也不好让六姐吃亏不是,若真的不同意这门亲事,这事要是传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父亲怕了他闵家,要拿子女的幸福去作践呢!”

  老太太一听也对,本来她还想着,既然冬盈不想嫁,实在不行就去劝劝夏盛,可听夏青这样说,这事还真不能劝,闹就闹吧!左右闹几天等嫁人后也就消停了。

  夏青观察老太太的脸色,在一旁道,“其实,六姐只是想见母亲罢了!祖母,您不如就网开一面,让六姐去见见母亲,再怎么说也是亲身母亲,六姐马上就要嫁人了,于情于理都得让她们母女见一见!”

  老太太早就厌烦了洛氏,一听夏青这样说,摆摆手道,“这事我不管,你替我去安排一下吧!见是见,可依着冬盈的性子,你得好好规劝些,可再不能闹了!”

  “可是……父亲那边!”夏盛找人守在洛氏的门前,没有他的话,任何人都不准进去的。

  “回头我去跟他说。”老太太道,“这事就这么定了。”

  一听老太太答应了,夏青这才笑了。

  从老太太的屋子里出来后,夏青带着晴晌直接来到夏冬盈的屋子。

  经过昨晚那一闹,夏冬盈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虽然肋骨断了两根,可夏盛担心会影响的婚期,所以吩咐人把夏冬盈送回了以前她住的院子,还另外多替她添置了两个丫头,整日里守在床前,生恐夏冬盈再出什么意外。

  夏冬盈一见夏青出现在自床前,气的猛地把床头的枕头朝夏青扔过来。

  “你来做什么?是不是想看看我被你害的有多惨!”这一动作扯到伤处,夏冬盈疼的几乎流下泪,可在夏青面前却硬撑着。

  夏青一笑,伸手接过夏冬盈扔来的绣花枕头,拿在手中看了看,上面绣的鸳鸯比翼戏水,针脚细腻,色泽鲜活,一看就好像要活过来一般。

  夏青缓缓地走到夏冬盈床前,笑着朝她低下身子。

  夏冬盈吓得朝后挪了挪,却见夏青只是把手上的枕头重新又放回自己的头下,甚至还亲自帮夏冬盈整了整被角。

  “夏青,你不要在这里惺惺作态。”夏冬盈实在不甘心,朝夏青吼道。

  夏青挑眉,“是吗?六姐是这样想我的吗?我劝六姐在下任何结论前多想想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从来任何事都是有因才有果,我这么做,也只是投桃报李罢了!”

  夏冬盈见夏青的眸子里深幽一片,看不出半点情绪,深的仿佛没有底似的,再想起以往跟夏青交手的种种,打从心底里怕起来。

  “看来六姐这里是不欢迎我了!”夏青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夏冬盈,“本来我还特意去求了祖母,念在六姐思母心切的份上,成全六姐的一份心意,让你和母亲见一面,可看六姐的意思,我算是多事了!六姐身子不好,还要休息,那玉容就先告辞了!”

  夏冬盈一听夏青这样说,就是一愣,见夏青要走,她想都没想的一把抓住夏青的胳膊,“等等!你真的要带我去见母亲?”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