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首页> 其他小说>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第一百四十九章 油盐不进的美人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第一百四十九章 油盐不进的美人

作者:懒妆      源网站:全书网

更新时间:2019-07-11 23:42:39

			  一连在夏家住了四五天,骆凤翔居然半点儿都没能接近夏青,倒不是夏盛故意难为他,只是夏青身为夏家女眷,住在内院,没事的时候,夏青总是待在自己的院子里根本就不出来,骆凤翔唯一的一次去老太太那里请安,也刚巧正赶上夏青离开,他只来得及看见夏青的一个背影而已。

  趁着这几日,骆凤翔终于找人调查清楚夏青的身份,可越是了解对方,骆凤翔就越是有些担忧,像这样的夏青,他们真的能掌控的了吗?

  好不容易打探清楚夏青这几日的动向,骆凤翔一早就先来到得月楼候着,一直等到近午时,骆凤翔才看见夏青带着晴晌和小苗从远处走来,骆凤翔赶紧下得楼去。

  “玉容堂妹!”骆凤翔赶在夏青身边对夏青道,“玉容堂妹,凤翔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夏青见是骆凤翔,笑着福了福,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遮住眼底清冷的目光,夏青知道骆凤翔这几日一直想单独见见自己,可却碍于自己一直都呆在内院而没有机会;其实今天出门,夏青又何尝不是故意给了他一个机会,想看看他究竟想在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所以夏青才会挑今天出门,因为今天夏盛会去外庄收账,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夏盛的问题。

  “骆公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夏青跟随着骆凤翔来到雅间,开门见山地对骆凤翔道。

  骆凤翔一愣,没想到夏青会直接这样问他,他曾想过很多种说话的技巧来说服夏青跟自己回去,越是了解夏青,他就越有种认知,要想把夏青带去周国,光是说服夏盛是不行的,若是夏青不点头,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带走夏青,不!确切地说,想要带走夏青,其实根本就不用经过夏盛的允许,只要自己能说服夏青本人就好。

  可是真的事到临头了。面对夏青那双过分清冷的眸子,骆凤翔居然发现自己一向自傲的交际能力居然不见了?这一刻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玉容堂妹。”

  “玉容!”夏青淡淡地打断骆凤翔的话,见他迷惘地望着自己,夏青一笑,“既然父亲已经承认你是夏青的亲人,那堂哥大可以不必太拘泥于称呼,叫我一声玉容就好。”

  “咳咳!”

  骆凤翔被夏青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夏青的那一双眼睛,眸色潋滟,仿佛通透的能一下子望进人的内心深处烫慰你心底最需要呵护的那一处;可同是那双眼,却又出奇地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冰冷,她能精准地猎杀到你内心的不安,让它无限制地放大。

  骆凤翔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不受那双眼眸的蛊惑,对夏青道,“玉容,你有没有想过,单凭你的美貌和才情,你大可以活的更好一些。”

  夏青一听笑了,“堂哥这是说的什么话,玉容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足,并没有什么想特别得到的。”

  “可是……话不能说的这么圆满,人生处处有惊喜,兴许只要你肯走出你脚下的这一亩三分地儿,你就会发现,其实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甚至是比你想的要好的多的多,难道你真的甘心,只为了眼前的这点小小的满足,而放弃将来更好的发展前景?”

  夏青端起面前的水杯一饮而尽,不语。

  骆凤翔端详着夏青,眼神缓缓地移到夏青握着杯子的那只葱嫩地柔荑上,夏青的杯子里泡的是时下燕都盛行的花茶,一朵小小的淡粉色的桃花在青花白釉瓷杯中缓缓地绽放,那握着杯子的手,指骨纤长圆润,指尖几乎淡淡地透着一抹粉,仿佛透明一般,美的不可方物,骆凤翔几乎怀疑,这世上是否还能找出另一双手来与之匹敌。

  饱满的指尖闪现着健康的光泽,只在指甲最顶端的位置浅浅地扫了一抹凤仙花的颜色,显得有些慵懒的媚态。

  骆凤翔的目光一直跟随着那只手缓缓地把杯子放在桌面上,再闲适地放在身前的扶手上,直到一旁的元江轻咳了一声,骆凤翔才惊觉自己已经盯着夏青的那只手许久了。

  不仅脸色微红的扭过头。

  夏青这才对骆凤翔道,“堂哥这话就不对了,玉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既然已经满足了,外边的世界再好,对月茹来说,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的虚幻而已,你说的那些哪怕是再好再圆满,可玉容却偏偏不稀罕,玉容想要的,从来都是自己在乎的,其他的哪怕是好上千百倍,玉容却偏偏不稀罕。”夏青说着对骆凤翔笑了笑,“换言之,就算是再不好,再不完美,因为玉容喜欢,所以也会把它看得比任何东西都要重;你瞧!玉容就是一个这样自私自利的女子,玉容心无大志,只想守着自己手边能抓牢的东西,换做其他的,哪怕是再好,玉容也不换。”

  骆凤翔一听不由得头痛,自己的话还没说出口,可是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因为夏青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她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东西,换句话说,她是因为在乎而在乎,其他的,她根本就不稀罕;这样一个对任何事都无所求的人,你叫他拿什么去说服对方?

  来时的信心满满踌躇满志,到了此时此刻方显得前方一片愁云惨淡!这烫手的山芋可真不好接啊!

  骆凤翔看了看夏青,见对方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看来想按照以前的想法哄骗夏青去周国是不可能了,想到这儿,骆凤翔一脸为难地望着夏青,仿佛下了多大的决心似的,对夏青道,“实不相瞒,凤翔此次来大兆名义上是来寻亲,可实际上是来求助的。”

  夏青挑眉,这骆凤翔还真有意思,见用哄的骗不了自己,居然想用哀兵之策吗?

  “堂哥这话说的好没道理,玉容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堂哥若真的有所求,大可去找父亲,怎么反倒来找玉容了?玉容自认没那个能力可以帮到堂哥,只怕这次要让堂哥失望了。”

  骆凤翔在心里直咬牙,暗道这夏玉容真的是油盐不进,怎地自己好话说尽,对方却连一个开口的机会都不肯给。

  “玉容妹子,请先听我一句。”骆凤翔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对夏青道……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