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首页> 其他小说>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第二十一章 都是有故事的人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第二十一章 都是有故事的人

作者:懒妆      源网站:全书网

更新时间:2019-07-11 23:42:39

			  自古以来各朝各代商贾的地位都很底下,甚至不少朝代还明令禁止商贾禁止摄政。一直发展到大兆才好一些,大兆虽沿用旧律,却也敏锐的察觉出商贾能给国家带来的庞大利润,因此对商贾的态度比前朝要好很多,甚至还允许他们的子弟可以参政,但是却严禁任何官员经商。

  洛氏的父亲洛川君是燕都数一数二的丝绸商,除了洛氏这一个女儿外,还有两个儿子络途和洛格。

  洛川君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不甘心屈居人下列为商贾,所以给予很大的厚望在儿女的身上,如今大儿子终于不负厚望,做上了京畿道候补,洛川君十分高兴,应了自己夫人的意思,召嫁出去的女儿一起回家庆祝。

  虽说如今络途做了京畿道候补,可到底不是个只准的差事,时运不好,等个三五十年也是有的,前朝有个孙举人,愣是在候补缺儿上等了半辈子,到死都没上任。官场如战场,凭你百般手段,识门路晓道义才最重要。

  洛府气派非凡,坐落在燕都最繁华的街道上。

  老管家引着洛氏母女穿过一道道拱门、院落,来到洛府大厅,远远地夏冬盈就见到宽敞的大厅里,自己的外公外婆正坐在上面,心没由来的一紧。

  洛家传家至今,每一代都是阳盛阴衰,所以对女儿更多格外偏爱,洛氏几个庶出的妹妹并不受宠,早早地就被老夫人打发出去了,对于洛氏所出的一双儿女,自是百般疼爱,可每次一看到洛川君的脸,夏冬盈都会打从心底的害怕。

  洛川君年逾六十,可终日保养得宜,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上许多,倒是洛夫人要显得年龄大一些。

  “父亲、母亲,女儿给二老请安了。”洛氏来到近前赶紧拜倒。

  “快快……快把小姐扶起来。”洛夫人赶紧发话,自有一侧的嬷嬷婢子过来搀扶洛氏和夏冬盈。

  洛夫人笑眯眯的看了看洛氏,又细瞅了冬盈,“一年不见,冬盈倒是越发出落的像个大姑娘了。”

  这话说的夏冬盈不好意思,红了双鬓,一屋子的人都笑了。

  洛川君有些埋怨的开口,“此次出门,怎地没把进儿带上?”

  这么一说,洛氏母女的脸色一下子灰了下来。

  屋里的气氛变了。

  洛夫人最会看脸色,“瞧瞧,光顾着咱们高兴了,老太太可是打从昨晚就嚷嚷着要见曾外孙了,冬盈再不去,老太太怕是要下来拿人了。”

  这么一说,自有机灵的嬷嬷领了夏冬盈去给洛老太太请安。

  见自家的女儿出去,洛氏这才泪眼汪汪的瞅着洛夫人,“娘,咱们都给夏青那贼子骗了!”

  筱荷苑

  虽说到了春上,可温姨娘的身子却还是有些胃寒的,稍稍有些冷气就会病恹恹的,丫头们总是格外小心伺候着。这日一大早儿,夏青就来到温姨娘跟前,亲自为温姨娘添了一盏茶。

  “夜里寒气重,母亲应该多注意些,莫伤了自己的身子。”

  温月茹抬头端详了夏青一眼,旋即有些焦虑的开口,“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关心我的身子,怕是没几日,祸事就要临头了。”

  自打听晴晌回来对自己说了夏青替知秋上台一事,温姨娘整个人就吓得出了一层冷汗。

  这丫头如今也忒胆大,要是那天有个万一,还不知要闹出多大的祸事来。

  如今眼瞅着夏青一日日长大,眉眼间的姿色越发的遮掩不住了,此事迟早会瞒不住的,就不知到时会是怎样一个场面。

  温姨娘越想越后怕,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连带的身子越发好的慢了。

  夏青近日风头有些过,洛氏连连吃亏,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心甘情愿的回了娘家,只怕是搬救兵去了,那洛家是最护短的,还能饶了夏青去?

  光是想想那洛老妇人,温姨娘就头疼,偏偏夏盛看中洛家的雄厚财势,对他们百般忍让。

  夏青微微一笑,替温月茹掩了掩被角,“母亲却宽心养着便是了,九儿如今…并不比从前,定不会再让母亲与舅舅为我担心,九儿大了,从今以后,就让九儿来守护你们吧!”

  温姨娘犹豫了好久,终究是忍不住,“当日,也是我一时糊涂,如今再想想总是不妥的……九儿,我寻思着,等哪天你父亲心情好,咱们把这事说穿了吧!”

  听到这儿,夏青整个人一下子静了下来,前世自己为这事没少和温姨娘闹,如今再从温姨娘嘴里听了这话,不免鼻头一酸别有一番滋味。

  她知道,温姨娘会这么说,完全是为了自己好。前世自己只是一个顽劣不驯、可有可无的庶子,一旦事情揭穿,以当时天真的自己来说,是万万斗不过洛氏的,揭穿的后果也不外乎是有着绝色容貌的自己被洛氏‘卖’掉,亦或是被无声无息的处理掉。

  可如今的自己却不同了,如今自己深受夏盛器重,纵然揭穿,夏盛也不允许自己这上好的资源被草草的浪费掉。

  呵!说到底,还不是为夏盛更好的铺路。

  夏青一晒。

  在夏家,最讲不起要不得的,就是亲情。

  温月茹望着夏青,犹显稚嫩的脸上,那双绝美的眸子胧着笃定的绝然;夏青对温姨娘所说的事情不置可否,倒是反过来安抚温姨娘,道,“只怕如今,她们母子巴不得生了一双翅膀也要赶回来呢!”

  见温月茹露出疑惑的神情,夏青却什么也不肯多说,又安抚了几句退了出来,温姨娘再三劝说,夏青却只是笑笑不提。

  清冷的空气中还伴着些许晨雾,凉气使夏青哆嗦了一下,晴晌赶紧为夏青披上鹤氅,夏青一笑,“瞧,这天马上就要起风了。”

  出门的时候龙浔过来传话,说是夏青嘱托温雅帮忙办的事情,温雅已经办妥了。

  夏青挑眉,只怕洛氏母女如今真的是在赶回来的路上吧?

  夏家的千金容色无双才艺惊人,不晓得迷倒了多少青年才俊。

  自花穗节后,上门求娶的不知凡几,十之八九求得都是七小姐,夏盛知道奇货可居,皆已夏知秋年纪尚小为由一一拒绝,可这里头也总是有几个让人难以取舍的。

  例如平南府的陆家。

  陆家是三大世家之一,如今夏春云已经是郑家的嫡妻长媳,要是再能借此与陆家攀上亲,对夏家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事。

  本来夏盛跟洛氏属意的是夏冬盈,毕竟夏冬盈是他们的嫡亲女儿,嫁过去也算是门当户对。

  可眼下……

  陆家也许会来提亲,可对象却由六小姐换成了七小姐,不管哪个女儿嫁过去,对夏家倒是有益无害的,可若是真的这么应了下来。这让夏冬盈以后如何再有脸面嫁人。如若真的不应,怕是要得罪了陆家。

  哎!大夫人肯定是不应的。

  夏盛只觉得一阵阵偏头痛,不由得放下手中的笔,揉了揉额头,“你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听说那陆二公子已经给家里寄去书信,相信过不久,他们就会派人前来提亲了!”

  怕是夫人回来又要闹了!

  “你且先下去吧!”

  夏青便退了出来。

  商人重利,夏青年纪轻轻虽不懂得舞文弄墨,却对经商十分感兴趣,总是能早一步看见隐藏的商机,短短数月就为夏家赚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为了稳住陆少川,夏盛更是大加鼓励夏青与陆少川来往。

  “你要记住,不管外头怎么说,冬盈总是你的六姐,长幼有序,如今上门求娶的人多,你身为弟弟,也要多帮忙挑选挑选,凡属合意的人多多从中周旋周旋。”每每夏青与陆少川外出时,夏盛总是耳提面命,“我看陆二公子仪表堂堂,与冬盈正是一对璧人。”

  “父亲说的极是!”

  见夏青明白自己的意思,夏盛很是欣慰。

  这日夏青与陆少川约在颂宁居见面,一大早儿,夏青就出了家门,带着晴晌转道先去了温雅的医馆。

  开门见山的对温雅说明了来意。

  “小舅舅,如今与洛氏母子的纠葛都摆上台面,以后这日子怕是也安分不得,有些事情还要尽早儿准备才是。”

  说着让晴晌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温雅展开一看,是几张上好的宣纸,不同的是,这上面浅浅的印着一层若有似无的梅花还伴有些微梅香,接下来的几张分别是兰花,莲花和芙蕖劲竹。

  十分雅致。

  “我虽打理着颂宁居,但那到底是夏家的营生,一旦我们真需要用到大笔银子的时候,也是守着金山动不得,稍有不慎还会给别人可乘之机。小舅舅虽说家资丰厚,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

  夏青指着那些宣纸对温雅说,“近日九儿多与那些文人接触,发现他们对纸张的要求特别高,不少闺阁千金更是喜爱这种装饰过的上好宣纸,可是由于制作过程过于繁复,再加上成品又难于储存,所以不是很畅销,九儿想,小舅舅可不可以运用医药原理,使这些宣纸不宜被虫蛀发霉,如若真能研制成功,那一定会带来一笔丰厚的利润。”

  温雅大喜,“九儿言之有理,这种宣纸很受喜爱,只可惜不宜储存,所以大多人家买去也只是用来裱糊门窗或是用做一时装饰。却从未有人想过药从源头入手改良一下,如果我们真能改良成功,势必会带来很大的利润。”

  夏青展颜,“如此,小舅舅这是答应了?”

  “自然!”

  夏青大喜,又与温雅商量了一下具体细节,这才匆匆出了医馆,坐车去了颂宁居。

  马车上,晴晌指着车外对夏青道,“三少爷你看,那不是龙浔吗?”

  夏青顺着晴晌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龙浔站在街角。

  与夏青相比,龙浔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此刻站在龙浔面前的,是两个身形高大的壮汉,夏青的第一感觉就是——龙浔遇到麻烦了。

  隔着一条街,夏青赶紧吩咐车夫停车,一撩车帘就要下去。

  却见那二人突然对着龙浔单膝跪地,三人好像对什么产生了分歧,一番争执后,龙浔拂袖离去。

  夏青这才放下车帘,重新又坐了回去,吩咐车夫启程。

  “三少爷,这龙浔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夏青缓缓地闭了眼,“今日之事,你我就只当什么也没看到,回去之后不准提起半句。”

  “可万一……”晴晌却不死心,“万一这龙浔要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怎么办?”

  夏青噗嗤一笑,点着晴晌的眉头,“你呀!说你傻,你还真傻得没边儿,龙浔也就是个孩子,他能坏到哪里去,就算有什么只怕也是上一辈的恩怨罢了,莫说他救过母亲,就算是没有,能帮一帮的,我也还是会帮的,更何况……”夏青垂下长长的睫毛,眼睑下蕴起一片神秘的色彩,“谁还没有一个不能与外人道的秘密,有时候选择死守不说,也是一种保护!”

  晴晌只觉得夏青面上说不出的凄苦,想到夏青的女儿身,下意识的握紧了他的手,“三少爷,不论什么时候,奴婢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夏青闻言知道晴晌想差了,却发自内心的笑了。

  是啊!至少,她们都还好好地陪在自己身边。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