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首页> 其他小说>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第261章 隐秘会面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第261章 隐秘会面

作者:懒妆      源网站:全书网

更新时间:2019-07-11 23:42:39

			  骆凤举就是一愣,就见蔡夫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一把从骆凤举手上把蔡文姬夺过来。

  “文姬,你没事吧?”蔡夫人上下打量了一眼,见蔡文姬的嘴角沾着血,哆嗦着用帕子替她擦干净,“这是怎么了,是谁打的你?身上还有没有受伤?伤在哪里?”

  蔡夫人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蔡文姬只是笑,盯着蔡夫人身后的高氏和骆凤仙阴笑。

  高氏和骆凤仙在一旁却听得吃惊,蔡夫人一出现,高氏就隐约猜到那个丑八怪是谁了,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蔡文姬会变成这个样子。思及这一切都是凤仙造成的,高氏醒悟过来,急忙拉着骆凤仙的手就要悄悄地走掉,就听见蔡夫人在身后道,“国公夫人这是要去哪儿啊?”

  高氏就是一愣,不得已只好转过身来,硬扯着嘴角对着蔡夫人笑了笑。

  “原来的蔡夫人啊,有日子没见了,蔡夫人一向可好!”

  蔡夫人一笑,正经八百的福了福身子,“好!好得很呢,拖你们的福,如今我们一家人是吃得下睡的香,就连做梦都是笑着醒的。”蔡夫人皮笑肉不笑的说,听的高氏就是一哆嗦。

  “这孩子!怎么越大越不懂得规矩了!”蔡夫人说着,一把把蔡文姬拉到身前,“见了国公夫人和凤仙小姐也不知道打声招呼,简直是太失礼了,你以前不是跟凤仙小姐最要好的吗,多日未见,还不上前去问个好。”

  要是在以前,这番话蔡夫人是万万说不出来的,可到了如今的地步,一日日的看着花儿一般的女儿变成这样,蔡夫人的心里就好像吃了个苍蝇,一想到骆凤仙就想吐,恨不得亲手撕了骆凤仙的一张脸来给蔡文姬解恨,今天好不容易遇到机会,她哪能轻易的放过,骆凤仙那一头一脸的血,蔡夫人自然是看见了的,可蔡夫人却以为这一切都是蔡文姬弄的,高氏她们不提,她自然装作没看见,笑嘻嘻的跟高氏打招呼,末了还故意把蔡文姬拉到人前让她给她们打招呼,存心是在恶心她们。

  一见对方是蔡文姬,骆凤举也不好做什么,毕竟这事是凤仙有错在先,骆家的这几个孩子,一直以来从未做过什么严重出格的事情,可近半年来,他们却是屡屡犯错,而且还是一错再错,这多少让骆凤举有些抬不起头来。

  蔡文姬被蔡夫人推到高氏她们面前,也不后退,看着高氏和骆凤仙,咧开嘴角嘿嘿地笑了。

  她现在本就形貌恐怖,再加上又是一嘴的血,这一笑简直是要多可怕就又多可怕;只一眼,骆凤仙吓得叫了一声,赶紧躲到高氏身后。

  蔡夫人冷哼一声,夸张道,“凤仙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怕成这样子,以前凤仙小姐不是和文姬最要好吗,还经常邀文姬去国公府做客,我听文姬说,凤仙小姐对她可好了,每次留宿国公府,凤仙小姐都是和文姬睡在一张榻上。”

  “呀!凤仙小姐的脸这是怎么了?”事情到了这儿,蔡夫人也多少猜出这里面没蔡文姬多大的关系,若真的是蔡文姬做的,依照骆凤仙的脾气,早就发火儿了。

  其实她这次倒是真的看错骆凤仙了,骆凤仙是任性是嚣张,可今天一连遭受了几次打击,骆凤仙多少也安生了些,就算她想闹,如今也没了那个精力,现在她最想的,就是赶紧回去好好的歇一歇,把脸上的伤口处理下。

  蔡夫人见她们不答话,径自说道,“这可不好,我瞧凤仙小姐脸上的伤这般严重,要是一个弄不好,可是会留疤的,那这张倾国倾城的小脸儿可就全完了。”

  骆凤仙一听急忙用袖子挡住众人的视线,空出一手去拉扯高氏的衣服,“母亲,咱们还是快回去吧。”

  高氏明知道蔡夫人这是故意在吓唬骆凤仙,可听着周围的人的窃窃私语声,高氏没由来的一阵心虚,拉着骆凤仙转头就走。

  蔡夫人在身后大声道,“国公夫人,凤仙小姐要是有需要,我府里还有专门平复疤痕的药膏,尽管派人来取就是,凤仙小姐喜欢文姬,我看干脆让文姬去府上跟小姐做个伴儿,也省的养病期间小姐一个人孤单。”

  骆凤仙一听,吓得使劲儿攥紧了高氏的手臂,高氏小声道,“别怕,她就是在故意恶心你,你要是露出半点惧色,那才真的是如了她的意了。”

  骆凤举在一旁点头,“母亲的话没错,她们就是故意来恶心你的,妹妹别怕,大哥在这儿呢。”

  骆凤举的这一句大哥,倒是让高氏想起一事来,一把抓住骆凤举,

  “你二弟和三弟呢?可曾到家了?”

  骆凤举就是一愣,“母亲,凤举并没有看见二弟他们啊,太祖她们和父亲刚刚回府,父亲对我说母亲还在后边,让我出来迎一迎,我就出来了,并没有看见二弟他们啊。”

  他见高氏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担忧地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高氏点头,“你三弟受伤了,咱们赶快去附近的医馆找一找,看看是不是在里面。”

  骆凤举一听点头,几个人也顾不上坐车,沿着刚刚骆凤翔抱着骆凤麟跑去的方向找过去,果然在一家医馆里面问到了消息。

  骆凤翔抱着骆凤麟这一路走下来,没一家敢留下他们的,骆凤麟的伤实在是太重了,再加上他们大多都认识骆家的人,知道他们是国公府上的公子,这要是一个弄不好,那可是要掉脑袋的,没有十足的把握,众人谁都不敢收治骆凤麟,不得已,骆凤翔强逼着一个老大夫替骆凤麟简单地清洗了一下伤口,做了个简单的包扎,这才拦了辆马车,奔着国公府去了。

  高氏他们既然得了信,自然是急急忙忙赶回家中,请来的大夫已经到了,正替骆凤麟做细致的检查,一家子人围在屋子外头。

  高氏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见夏青,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骆凤举见高氏皱眉,上前一步,“玉容早在回来时就向太祖告了假,人回来后,换了见衣服就出去了。”

  高氏一听眉头皱的更深了,骆承安警告性的瞪了高氏一眼,太祖就在身边,若此时高氏说出什么不利于夏青的话来,那太祖一定不会轻饶了高氏。

  高氏见太祖和骆承安都不悦地看着自己,赶紧跪下开口,“太祖,您误会媳妇儿了,媳妇只是想,凤麟和凤仙如今都伤的这么重,普通的大夫只怕是治不好,要是玉容在的话,依着玉容和胥家的关系,也可以请龙浔兄妹来替凤麟他们看一看,他们的医术,才是最好的。”

  太祖听高氏的话也对,这才转开脸,“你且起来吧!”

  “是,谢太祖!”高氏这才站起身。

  众人不安地在外边等着,眼看着血水一盆盆从屋里端出来,高氏的脸色越来越差,伸手抓住骆凤举的胳臂,“凤举,你去房间看了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虽说凤翔还在里面帮忙,可高氏的心却越来越不安。

  “是!”骆凤举就是等这句话呢,一听高氏说,急忙快步走了进去。

  骆凤仙身上有伤,一回府就被苏苏扶下去情理伤口了。骆承安不安的来回走了几步,心里越来越不安,太祖被骆承安晃得眼晕,手上的佛珠转个不停,“去,拿我的帖子跑一趟,就说是我请龙公子来救命的。”

  “是!”骆承安一听,急忙吩咐人去办。

  事情都交代下去了,太祖的心这才安生些,凤麟到底是她嫡嫡亲的重孙,这时候出了事,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让她怎么受得住。

  太祖相信,若是夏青此时在家,不用自己开口,夏青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请龙浔他们来帮忙,可偏偏夏青不在。

  刚刚在马车里,夏青就对太祖说等下要出来一趟,却支支吾吾的不肯说清楚是要出来做什么,太祖见夏青两颊泛红,知道这是多半要去见胥尽欢,刚刚在凤鸾家的时候,众人心底都藏着事,夏青虽然和胥尽欢都在场,却根本没机会说上一句话,夏青这个时候要去见一见胥尽欢,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所以太祖也就点头答应了。

  谁让他们骆家欠夏青太多。

  夏青带着晴晌和小梅出门,却并没有去驿馆,也没有去沈家,而是直接去了明珠阁。

  才刚到明珠阁的门口,见胥韧从里面迎出来,夏青就知道自己没猜错。

  “小姐!”

  胥韧上前恭敬的把夏青迎进门,店里的掌柜和伙计们都在,就连胥勇和龙浔龙玲南笙他们也在这儿,胥家在周国的骨干,今天可算是都聚齐了,一个个都神情庄重的盯着夏青,夏青的心底倏地紧张起来,莫不是胥尽欢出事了?

  见夏青进门,掌柜赶紧吩咐小伙计把门板上好,吩咐打烊,一切都收拾妥当,众人这才转身对着夏青跪了下去。

  “属下等见过主母!”众人恭敬的给夏青磕了个头,语气里带着想藏都藏不住的喜悦。

  夏青却被他们给弄糊涂了,不知他们这是在唱的哪一出,难道自己猜错了,不是胥尽欢出了什么事?

  “你们这是做什么,不许乱叫。”夏青的耳根子都红了,她如今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张口被人叫主母,一时间脸上火辣辣的,无措的很。

  龙玲却显得很兴奋,猛地上前挽着夏青的胳臂,“玉容姐姐,你当真是太伟大了。”

  一听这话,夏青更是觉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见大家都一副看她就好比看活菩萨的神情,夏青还真有些不适应。

  “胥尽欢在哪儿,我找他有事!”

  只是一句话,众人的手齐刷刷的指向后宅,夏青挑眉,不管怎么看,今天大家的反应都透着古怪。赶紧带着晴晌和小梅朝后院走去。

  明珠阁内部胥尽欢的房间,夏青自然是知道的,轻车熟路的找到门口,见房门严严实实的闭着,夏青犹豫了片刻,伸手在房门上轻轻地一推,房门应声而开。

  夏青抬脚走了进去,屋子里静悄悄的,桌上还放着喝剩下的半盏茶,夏青用手碰了碰茶壶,还有些温热,看来这壶茶才沏不久,只是不知道如今饮茶的人在什么地方,透过半透明的乳玉屏风,宽大的紫檀木睡榻上,胥尽欢正和衣而卧。

  夏青的一颗心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快速地鼓噪起来,见到他没事,自己也就安心了;刚刚在骆家的时候,胥尽欢的气色不大好,夏青便有些担心,相识这么久,胥尽欢的脾气夏青也是了解的,若他真的出了什么事,一定会死瞒了自己不让自己知道了担心,可他越是这样,夏青的心里就越是不安。

  恐慌的最大原因,从来都是因为无知。

  夏青一挥手,晴晌她们便默默地退了出去,还体贴地替夏青带上了房门,可是下一秒,两人的嘴就被人从后面堵住,就连手脚也不能动弹。

  “别出声!”……

  外面发生了什么,夏青自然是不晓得的,她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榻上的胥尽欢。睡梦中的胥尽欢在榻上转了个身,侧着身子面向里面的睡着了,被子尽数被胥尽欢推到一旁,夏青一笑,快步朝榻边走去,居然连睡个觉也不安生。

  才走没几步,却好像听见门口有什么响动,夏青的眉梢微微地挑了起来,转身朝门口走去。

  可还不等她走到门口,却听见榻上的胥尽欢突然咳嗽了起来,夏青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返回榻边,把被子重新替胥尽欢盖好,这才伸出手在胥尽欢的额头试了试,额头上温热一片,并无什么不妥的地方,夏青这才放下心来,刚想把手抽回来,却觉得腕上一紧,随着一声娇呼,一阵天翻地覆,人已经躺在胥尽欢身下。

  抬眼对上胥尽欢那双含笑的眼眸,夏青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骗了,“你是故意的。”

  胥尽欢一笑,俯身在夏青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美人自动送上门来,胥某自然的欣喜若狂,即便是在睡梦中,也会赶紧醒过来,以免怠慢了夫人。”

  “瞎说什么呢!”夏青两颊火一般的热,“你走开,我要起身。”

  “偏不!”胥尽欢一笑,过分嫣红小巧的嘴微微地嘟着,当真比那娇憨的女儿家还要诱色几分,夏青一时看的痴迷,忍不住伸手在他的唇瓣上抚了抚,甚至还模仿胥尽欢亲吻自己时的模样,以手在他唇上大肆揉捏了一番,等察觉到自己做了些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时,夏青已经被自己的举动羞的无以复加,刚想抽回右手,却被胥尽欢一低头咬住了手指……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