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首页> 其他小说>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第283章 如果

假凤成凰之庶女攻略

第283章 如果

作者:懒妆      源网站:全书网

更新时间:2019-07-11 23:42:39

			  “快快迎进来。”一听说夏知秋和陆少川来了,老夫人的眉梢就弯了起来,“哦!这可巧了,你们几个这是商量好的是不是,都赶上一块儿了。”

  高嬷嬷在一旁捂着嘴笑了,“依老奴看,这是她们姊妹间心有灵犀,都想到一块了。”

  夏青一听这话,也不过是低下头浅浅的笑了,可夏春云却没这么好的定性,整张脸一时间五色纷呈有些难看,她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名字和夏青她们并在一起。

  夏铳在一旁轻轻地碰了碰夏春云,夏春云这才反应过来,见一旁的老夫人正看着自己,嘴角硬是扯出一抹笑。

  明明自己才是夏家嫡亲的大小姐,以前祖母对自己的感情也是不错的,可如今这是怎么了,怎么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变了,不论自己怎么做,都好像是错的。

  夏春云越来越想不通,抬眼看见自己的夫婿亲热地攥了薛姨娘的手,心底就是一阵恨。

  她没有错。

  小篆不过是个姨娘,居然敢先她一步怀孕,自己才是郑家的主母,也只有自己才能名正言顺的生下第一个郑家的孩子。她不过是个卑贱的妾,居然敢逾越,活该被杖杀;郑克爽居然为了一个妾和自己置气,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居然还敢趁着自己回娘家的时候纳了薛姨娘,更是罪无可恕。

  想着想着,夏春云盯着薛姨娘的眼神越来越阴毒。

  薛姨娘若有所觉的朝这边看过来,见夏春云正冷冷的注视着她,吓到一哆嗦,猛地抽回郑克爽握住的手。

  郑克爽一愣,看了看脸色苍白的薛姨娘,“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不是不是,我没事!”薛姨娘赶紧摇头,眼角扫着夏春云的脸色,越发的把头低的更低。

  郑克爽微怔,不动声色的看了看一旁,见夏春云正盯着这边,神情便有些不悦,哼了一声,冷冷的抽回自己的手。

  他三人之间的动作,自然瞒不过众人的眼睛,只是说到底这都是郑家的家事,众人也不好插手,只好当做没看见,低着头喝着自己面前的花茶。

  半盏茶功夫,老远就听见外边一阵环佩叮当,渐渐地近了,夏青的食指抚着杯缘,忍不住抬头望去。

  就见管家带着夏知秋和陆少川从外边走进来,一年多未见,夏知秋变得越发恬静,时间仿佛沉淀了所有的青葱懵懂,留下的,只是越发的知理和淑德,看着越发的像一个家族的主母了。

  这样的转变本是好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夏青的心头却隐隐的有些不安,那双望过来的眼睛里面太复杂了,仿佛藏了很多心事。

  复杂到让人看不清,根本找不到以前半点的痕迹,夏青的心渐渐地悬了起来,视线略过因为怀孕而有些发福的脸庞,看向那隆起的腹部。

  关心则乱,她只注意到夏知秋,却完全忽略了一旁陆少川的视线。

  自从二人走近开始,陆少川虽然一直小心翼翼的扶着大腹便便的夏知秋,可视线却一直盯在夏青身上没有挪开过。

  那里面有震惊,有惊艳,但最多的,还是一种被蒙蔽的愤愤不满。

  陆少川自问和夏青相识最早,甚至比胥尽欢都还要早。

  夏青的死讯传来时,陆少川颇为难过了一阵子,总是感觉心里好像少了什么似的,可这里面始终存了太多不宜为外人道的秘辛,所以陆少川始终死死地压制着这份异样的情愫,一心一意的想对夏知秋好。

  对夏知秋,他也是喜爱的。

  夏青死的时候,他们并不知情,知道的时候,已经下葬多日了,上次回府替夏盛守灵,正巧夏青又不在大兆,等后来夏知秋怀孕后,陆少川写信告知胥尽欢和楚河,可接了楚河的信才知道,原来夏玉容就是夏青?

  原来,夏青根本就没死?

  那一瞬,陆少川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心头百感交集,恨不得立马赶到周国去。

  可是,冷静下来想一想,他又有什么立场去见夏青。

  但心底的那口怨气却怎样也散不去,总是想着如果当初自己早一步知道夏青是女的,如果当初自己求的是夏青……,这种时候,他往往便看不见身边夏知秋的好,一门心思的钻在那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如果中……

  虽然他极力的隐藏着自己的情绪,可还是弄得两个人都痛苦,维持着一种貌合神离的假象。

  他一直知道夏青很美,却原来不知道,她竟然可以美成这个样子,就连那微微蹙起的眉头都有着无尽的风情。

  陆少川只知道盯着夏青看,反而没有注意到夏青身旁胥尽欢的存在。

  胥尽欢见陆少川这般,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轻轻地放下手中的茶杯,青花瓷盏与桌面发出细微的响动,难得的惊醒了陆少川的游神。

  “胥兄!郑兄!”陆少川见到胥尽欢和郑克爽,笑着上前打招呼,仿佛刚刚的走神不存在般,心底却对胥尽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多少有了底;早在楚河给自己的信中,他便隐隐的猜到了夏青和胥尽欢的关系,此刻在夏家见到,更加肯定了心中所想。

  “贤弟!”郑克爽笑着招呼。

  “少川兄!”胥尽欢也笑着站起身。

  这时候,夏知秋也已经由陆少川扶着来到众人跟前,李氏一见到自己的女儿越发的董事成熟了,又见陆少川始终体贴的伴在身旁,心里很是安慰。

  她不知道陆少川心底所想,又不如这庭上其他人那般善于察言观色,自然看不出这其中的不对,只是激动着女儿的到来。

  “知秋见过祖母,给祖母请安!”待夏知秋夫妇上前给老夫人请安时,陆少川小心的在一旁扶持着。

  “快快快!看起来!”老夫人笑眯眯的盯着夏知秋的肚子,“你还是双身子的人,这些个俗理就免了吧,免得累着我的宝贝曾孙。”说着转头对李氏道,“你也真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知秋行礼,也不知道上前拦着些。”

  李氏是个老实的,且还在感慨着知秋的好福气,没想到老夫人话一转,就到了自己身上,一时间愣在那里接不上话来,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夏青见了,赶紧站起身,几步走到夏知秋身旁,一手扶着夏知秋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这才转身对一脸尴尬的李氏和老夫人道,“祖母,你也别怪姨娘,七姐这一拜,可是连带的连七姐肚子里的小外甥也一同拜着呢,这可是他头一次给祖母见礼,姨娘自然是不能拦着的,倒是祖母,这礼都受了,怎么还不见着把礼物拿出来,怎么……难不成祖母还想白受了不成!”

  被夏青这一番歪理论下来,众人都忍不住笑了。

  老夫人指着夏青对胥尽欢道,“瞧瞧这个嘴刁的,七丫头就这样随随便便的一拜,她就替这个姐姐敛起财来了,以后可得看紧了。”

  胥尽欢赶紧笑着附和,众人笑的更大声了。

  夏春云见老夫人对夏知秋的态度明显比自己好,心底更加不顺意,就听得自己的夫婿在一旁开口,“多年未见,七妹俨然变了一个人一样,比以前更漂亮了,也更衬得上这一家主母的称呼了。陆兄能娶到如此美眷,当真是福气啊!”

  夏知秋又急忙给郑克爽她们见礼,郑克爽笑着叫了起,夏春云却心里有气,郑克爽这话是什么意思?陆少川娶了夏知秋就是福气,难道自己这个嫡长女还比不得她这个从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下作胚子,怎不见他对自己好?

  郑克爽又把薛姨娘引荐给夏知秋她们,郑陆二人早就相识,郑克爽纳妾的事情,夏知秋她们早就知道的,因此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意外,夏知秋夸赞了薛姨娘几句,从自己腕上退下个鎏金的宝石镯子送给薛姨娘做了见面礼,众人这才按照长幼落座。

  老夫人看着众人笑的合不拢嘴,随后又想起来,指着胥尽欢对陆少川介绍,“七姑爷还不知道吧,如今尽欢和玉容已经订了亲了。”

  陆少川一愣,下意识的去看胥尽欢和夏青,却见胥尽欢始终笑吟吟的望着自己,而夏青,却低垂着头,两个耳廓泛起一丝粉红,害羞了。

  陆少川故意表现出十分意外的神情,不满道,“此话当真?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胥兄也真是,上次书信的时候,为什么不在信中与我说一声,怎么?莫不是怕少川找胥兄讨酒喝!”

  胥尽欢一笑,“比起你就要做父亲而言,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上次书信的时候,我与玉容尚未订亲,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又怎好与少川兄提。”

  “先不说这些,既然回来了,这顿酒是跑不了的。”

  “一定!”

  夏春云在一旁见二人说的热络,在一旁悠悠的道,“如今我们姐弟重新聚在一起,要是冬盈再赶回来,父亲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了,玉容,你说是不是?”

  老夫人听了这话便不喜。

  夏冬盈在夏家做的那些事,没少给夏家脸上抹黑,老夫人巴不得夏冬盈一辈子不要回来,可到底是夏家的子孙,纵使心底再怎么不待见夏冬盈,当着这些姑爷的面,老夫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转身去问夏铳,“冬盈通知了没有,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回来。”

  这话敷衍的成分较多,夏铳又怎会听不出。笑着在一旁道,“祖母,冬盈那边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只是……到现在也没收到什么消息,祖母别着急,等下我再去派人催催。”

  夏冬盈在周国被胥尽欢和夏青抓起来的事情,和闵泽在周国身亡的事情,夏铳并没有对众人说,一旦他说出夏冬盈还在周国的事情,老夫人她们势必要问他为什么夏冬盈会在周国,那时候,夏铳去闵家悄悄掳人的事情就会被大家知道。

  不管闵泽的为人如何,在这个封建的社会里,夏冬盈既然已经嫁给了闵泽,那就已经是闵泽的人了,生是闵泽的人,死是闵泽的鬼,若无闵泽的允许,是不能擅自离开闵家的,更何况还是私自外逃。

  若自己真的把事情说出来,胥尽欢他们一定会借机大肆渲染,把自己和冬盈再周国的所作所为全部说出来,到时候,反倒是自己不好交代。

  因此这事夏铳是不会说给老夫人她们听的。

  夏铳不说,夏青和胥尽欢自然也不会说。

  老夫人叹了一声,感慨道,“既然还没有消息,那就算了吧!毕竟闵家离大兆远,冬盈赶不回来也情有可原,相信你父亲也会理解的,你就不用再催了。”

  夏青在周国回来不是更远?夏青都能赶得回来,冬盈如何回不得,这分明是推脱之词,明眼人一听就能听出这里面的猫腻。

  “是!都听祖母的。”

  夏盛的百日丧仪也就是三天后的事情,就算是现在找人去催,也是来不及的,更何况夏铳根本就没打算派人去说。

  “七姐,你真的有小宝宝了吗?”夏珏盯着夏知秋隆起的腹部问道。

  夏知秋的脸上一红,被问的不好意思了,李氏赶紧把夏珏拉到一旁,“我的小祖宗,你七姐如今可是双身子的人,可不能有半点儿马虎,你可千万不要莽撞了,记住了吗?”

  夏珏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向夏知秋的眼神带了几丝崇敬。

  夏铳低着头坐在一旁,听了李氏母子的这一对话,不知道为什么,脸上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来,却很快的掩饰下去了。

  到了稍晚的时候,郑克爽果然如老夫人所料的一般,只占了一间厢房,负责在厢房打扫的丫头回来禀报的时候,还私下里告诉高嬷嬷,说在院子里听到大小姐在屋子里和大姑爷发了好大的一通脾气,到后来也不知是谁打了谁,屋子里就没声音了。

  早在胥尽欢派人把蔺缨送回胥家,胥尽欢留宿夏家的事,夏铳多少就有了些心理准备,反倒不是很吃惊;夏青还是在原来自己的院子里住下,老夫人拨了紧挨着夏青院落的客院给胥尽欢住,两个院子间只隔着一道分隔内外两院的院墙。

  因为陆少川是男眷,自然不好再住在内宅,老夫人就让高嬷嬷在郑克爽他们厢房的下首位置替他们整理了一间厢房。

  晚饭的时候,虽然夏春云已经精心的打扮过,可细看之下,还是能模糊的看见左脸颊上有个红印子,夏春云自己不提,众人也只当做没看见;只是一整顿饭吃下来,夏铳的脸色始终不是很好。

  用过晚饭后,夏青带着晴晌和小梅先告辞出来,才走过莲池,就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夏青!”

  夏青缓缓地转过身去,见陆少川独身一人赶了来,眉头就微微皱起来……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