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首页> 都市小说> 阎王娶妻:娘子乖一点> 第657章 你可以叫我爸

阎王娶妻:娘子乖一点

第657章 你可以叫我爸

作者:天下。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0-02-13 21:06:05

			  清爽免费阅读请记住『dindiann』

  翌日清晨。

  夜绾绾换好衣服,用交班的同事道别,晃晃悠悠地走出医院。

  刚走两步,她就感觉到肩头一沉,下一瞬,耳边传来几声痛苦的闷哼。

  她愣了一下,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伞打开。

  “鬼姐姐,你就不能不跟着我吗?我没有叫鬼差来抓你,已经是我给你最大的宽容的了。你这么缠着我,是不厚道。”

  阎烈到医院,一眼就看到打伞站在树底下的夜绾绾。

  她太过显眼了。

  天气虽然阴沉,却没有下雨。

  她却像个傻子一样打着伞,还站在树下。

  阎烈略作思量,轻手轻脚走了过去。

  以他的技术,他自认为不会有人发现他的靠近。

  不想,在他离夜绾绾大概半米的位置时,对方突然回头,不带一丝停顿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怎么,阎大队长准备改行做贼了?”

  阎烈只是疑惑,脸上没有丝毫被抓包的窘迫。

  “你怎么发现我的?”

  夜绾绾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心道:“你身上的盛阳之气,都快把我给烧死了。除非我是死人,不然怎么可能会没感觉。”

  开口却是说:“听到脚步声了。”

  阎烈明显不信。

  夜绾绾也懒得跟他废话:“我还有事,你要没什么大事,我就先走了。”

  她一动,阎烈就侧身挡住了她的路。

  “我有事。”

  夜绾绾摇头:“不管我的事。”说着想绕过他离开。

  奈何,对方的身手比她灵活多了,自己根本突围不了。

  “我又不欠你的,你就不能不缠着我吗?”

  夜绾绾受不了,低声吼了一句。

  阎烈沉默,却没有开口。

  夜绾绾生气,要不是前天晚上把符都用完了。她现在真恨不得贴一张定身咒就走。

  “好吧,”她闭眼,长长舒了一口气,沉声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跟我去警局。”

  阎烈说着,抓着她的手就要走。

  夜绾绾一愣,放声大叫:“绑架啦,强抢民女啦,救命啊~”

  一瞬,引来一堆人。

  阎烈十分淡定的对他们笑了笑,不好意思道:“女朋友闹脾气。”

  说罢,路人的眼色都变了变,甚至还有人跑过来,让夜绾绾不要闹脾气,在外面要给男人留点面子。

  夜绾绾彻底没了脾气,有气无力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啊?我上了一个夜班,真的很累。”

  阎烈手松了松,态度也软了不少,“我只是想让你去警局,解决几个问题。”

  “大哥,”夜绾绾满眼无语的看着他:“我只是一个护士。”

  阎烈点头:“我知道。”

  “所以,你们国家警察的事情,我解决不了。”

  阎烈沉默,却依旧固执的看着她。

  夜绾绾只觉肩头越来越沉了。

  前后一人一鬼的夹击,真的快把她逼疯了。

  她这一刻,真是恨不得给前天自己一巴掌,然后臭骂她一句:“让你多管闲事。”

  “好好好,我去我去。你们都别烦了!”

  你们?

  阎烈疑惑,又听她说:“不过,你要帮我找个人。”

  “找人,谁?”

  夜绾绾摇头:“去警局再说吧。先解决你的问题。”

  她反正也能想到对方会有什么问题。阎烈带夜绾绾回警局,引起了不少的风波。

  那是他第一次带出嫌疑人外的女人回队上。

  六月看到,立刻一脸兴奋的拽住马杰。

  “老大竟然带女人回来了!不过那丫头的小身板,可以受得住吗?”

  “你们在说什么?”

  鹿鸣正好路过,听了几个敏感的字,好奇的凑了上去。

  六月一把扯过他,把刚才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哇,那样的身高差,真的好萌!”她花痴了一下,又话锋一转,接着说:“不过啊,我一直以为老大不喜欢女人。没想到,他只是口味比较独特。”

  鹿鸣好奇:“那他们人呢?”

  “去法证部了。”

  鹿鸣眼珠咕噜一转:“正好我有报告要给老大,我去法证部找他。”

  “带我啊~”

  六月话还没说完,鹿鸣已经跑的没影了。

  “坏蛋!竟然想自己独吞。我们也去吧?”

  她的好奇心几乎快要将她磨完,一边说着,一边拽着马杰,就要去。

  马杰摇头:“我不去,我还有报告要分析。你事情做完了吗?小心一会老大回来,你交不出……”

  “好了好了,我不去了,总可以吧!?真是的,罗里吧嗦的,叫你麻麻,还真没叫错。”

  马杰没有在意她的话,转身回到自己办公桌,继续工作了。

  而到了法证部的鹿鸣,在看到夜绾绾后,所有的好奇,瞬间熄灭了。

  “有事?”

  下一秒,就是承受自家老大的冷气了。

  “这是法医那边给的尸检报告,同上一次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变化。现在的希望,还是在法证部这边。”

  “你们想找什么?”

  阎烈带她来,却是一直在与自己同事商讨着什么,暂时没有理她。

  “尸体。”

  夜绾绾蹙眉:“吴华的尸体,我不是给你们了吗?”

  “还有我们俩个同事的尸体。”

  鹿鸣的情绪一下低了一下来。

  他只要一想到,那天五个人去,最后只回来三个,心里就忍不住泛酸,更多的是愧疚。

  若不是他执意要去停车场找人,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所以,你根本没有同他解释,地缚灵,是什么,对吗?”

  夜绾绾面无表情的看着鹿鸣,手则是指着阎烈。

  鹿鸣愣了一下,有些心虚道:“我也不知道,地缚灵是什么?”

  夜绾绾偏头,星眸不由一瞪:“你不知道?”

  鹿鸣点头。

  “那你上次那么激动做什么?”

  “我听我爷爷说过。”

  “你爷爷是谁?”

  夜绾绾问了之后,眉头不由蹙起,顿了一下,在鹿鸣还没开口之前,一脸嫌弃的说:“你不会就是鹿哲天口中那个不肖子孙吧?”

  鹿鸣也怔住了。

  “你认识我爷爷?”

  而且,竟然还直呼其名。

  夜绾绾点头,“嗯。”

  她无语的转头瞪了阎烈一眼:“现成的不用,为什么一定来烦我?”

  阎烈摇头:“你不会,真的要我相信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

  夜绾绾冷笑:“事实摆在面前,你不接受,我也帮不了你。”

  她与阎烈对视,丝毫不怕对方眼中的冷意,眼底拂过一抹讥诮。

  “没事,你可以继续相信你的科学。我既然答应来帮忙,就会做到。”

  她说着,转头看向鹿鸣:“把你们从尸体上提取到的东西给我一份。”手机免费阅读请记住『m.dindiann』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