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混乱的灯会》。

轻舟还未靠岸,三条黑衣人已飞的灯光,照着荒凉的庭园,一只

第150章 帶你們回家

武松帶人很快逼降了一群燕京常勝軍的士卒,被他綁縛過來,其中一個帶頭的都頭還在憤憤不平地蛞噪,說是定要稟報郭大帥,給你們這些南蠻子好看云云。

安寧向前笑著給他松綁,還幫他仔細整理了一/p>

柳先生是修煉的法門特別?還是他的心神特別的強大?

至于另一種可能,鼠一甚至不敢去想。

如果占據柳先生身體的不再是柳先生,而是一只擅長偽裝的化外天魔,那人族與妖族即將迎來的,又會是怎樣的未來?

千牛。麟德中,累转灵州都督竟然看不出燕七本来是个女孩

我們一下子緊張起來。隨之而來的是一股惡臭。駱建芬循著那惡臭的方向找去,沒幾分鐘,我們便看到前面墻角的縫里有一具軟塌塌的裸尸。

“怎么這么臭?”我捏著鼻子,嫌棄道。

“這尸體怎么跟‘無骨尸’一樣?”

“‘無骨尸?”駱建芬詫異道。

“對啊,之前在天津發現過這樣的‘無骨尸’,不過,仔細一看還是不一樣的,這具尸體好像連頭骨都沒有了。”我解釋道。

這句尸體因為過度的擠壓,尸體的頭部也已經完全變型,在后腦勺、腳踝、后背、小臂等幾處部位有很深的割痕,骨頭似乎就是從這幾處被剔出身體的。

雖說我和駱建芬的閱歷,早就不是頭一次見到這種場面,但此刻看見這具尸體,難免又是一具干嘔。我回憶起當年在天津所遇的那具尸體,這具尸體雖然尚未腐爛,但卻比腐爛了更加惡心,因為巖壁內有水,所以尸體的全身上下基本上都是白色的,尤其是被擠癟了的腦袋,已經完全成了“餅狀”,臉的面積理論上應該和切菜板差不多大了。

別說是駱建芬這一介女流,本就是最嫌棄這些惡心的東西,連我都直嘬牙花子。我捏住鼻子,駱建芬則更是跑的遠遠的,連看都不敢看。

我有點匪夷所思,深吸了一口氣,走到了尸體跟前,此時尸體是背著身的,我皺起了眉頭,說道:“理論上講,骨頭和肉是長在一起的,而且還有肌腱相連,想剔骨頭,刀口必須跟骨頭一樣長才可以,怎么此刻尸體身上的刀口都只有巴掌長短?是刀工好,還是另有什么特殊工具?這次連頭骨都沒了,莫非他們又研究出頭骨的用處?”

“你別看我,我可不知道。”駱建芬搖頭道。

我一開始沒看出門道,但這尸體一翻過來,倒著實讓我吃了一驚,只見尸體的“正面”有幾個并不明顯的破口,破口并不大,約么有小手指的指甲蓋大小,看上去并不像是利器所傷,“這……”我定睛數了數破口,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破口一共有七個,其位置不偏不倚,正是此人七脈的位置。

“什么東西弄的?”一旁的駱建芬也注意到了破口,我用手指挨著個的試探了一遍,“不好說,不像是利器,傷口未貫通,僅到皮下,應該不是致命傷。”

“這……”駱建芬并未在意我的結論,而是向后退了兩步,閉上眼睛一個勁的琢磨,“這個破口……啊……”駱建芬忽然想起了什么,說道:“我懷疑,這是按人體氣脈的位置排的!”

此言一出,我恍然大悟,這剔骨尸體,可能就是人體七脈被人打通之后所致的,而究竟是什么要這么做,下如此毒手?我不得而知。

“算了,別管了,我們趕緊走吧。”駱建芬催促道。

“此地不宜久留。”

“好好……”我仔細的研究起了這地下室的地形來,不研究則矣,這一研究可著實讓我大吃了一驚。

原來,根據地下室的風水布局的“七關”及陽氣走向,這個通道正好處在整個區域中陽氣最弱的點上,如果我的判斷是準確的話,這個地方陽氣最弱的一點也就是“七關”中陽氣的出口“太游關”,應該就在我們附近。

這也可以解釋這地方為什么會出現這一具尸體,一般有尸體的地方就預示著大兇之兆。

“駱老師,小心哪點。”我提醒道。

駱建芬似乎也感覺到了這環境中籠罩的陰森之氣,每走一步,都極其小心,我們環顧四下,緩慢前行。

“你們735所究竟在站立里干了什么了!?”我因為緊張,不由得抱怨了一句。

“這未必就是735所干的。”駱建芬突然回答了一句。

她這句話我之前從未想過,這時候聽到,我不由得往后倒退了兩步,雙眉緊鎖。

“林坤……我覺得,我是說我的一種直覺,這里可能是……”駱建芬一直在旁邊,剛才她見過那個被擠癟了的尸體,臉色有點不好,“有人精心布置的一個陷阱。”

“守株待兔?”

“我只是一種直覺。”

雖說是無中生有,但我此時看著這里的七關,也有了些想法。

“如果是陷阱的話......”我的表情忽然變凝重起來。

清晨,四點五十分。

看了看表,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再不多時,外面便是天亮了。

往前面走,我們便看到頭頂出現了一個豎井,上面的井口看著只有黃豆粒大小,以目測估計,這口井的深度至少有三十米上下,要是我們要攀爬上去,等攀到井口還是累出了一身白毛子汗,胳膊肘和

五星军的强大他想像不到!

一追一逃,近一天之后的黎明时分,杭和率先带着三级战船回到了吕宋港。等着战船刚刚停下,与陆地连接的木板还没有完全的放稳的时候,他就已经飞奔而出,一边大喊着所有人疏散一边向着港口上的四门迫击炮台处奔跑了过去。

吕宋港,以至于整个吕宋岛都已经很多年没有经历过战争上。上一次是五星军来,但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就占领了全岛,以至于很多百姓对于战争的冷酷和可怕并没有更多的认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混乱的灯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要让男人生孩子

真狼魂

我要让男人生孩子

布影

我要让男人生孩子

森森

我要让男人生孩子

王风

我要让男人生孩子

凤炅

我要让男人生孩子

三生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