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首页> 女生小说> 冰山总裁的峨眉保镖> 第153章 兽界异兽行

冰山总裁的峨眉保镖

第153章 兽界异兽行

作者:火尊      源网站:999文学

更新时间:2019-08-07 09:21:31

			  丰流和牛峰自从来到兽界之后,他们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兽界与从不同的地方了,这个兽界与众不同的地方到底会有什么呢?这个兽界里面竟然有许多许多的野兽都没有头没有脚,他们顶多只有一个躯干罢了,造成他们这样子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丰流忍不住地看着旁边的牛峰,牛峰现在能够做的是什么呢?他顶多就是咋一下下舌就行了,等到牛峰朝丰流这边给吐了吐舌头的时候,牛峰他突然之间的有一点点蛋疼了,那个蛋疼到底还会经历一个什么呢?他们两个人都不需要去表达一个什么固定的东西,因为那个无所谓的固定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他们两个人所能够控制着的,现在能够控制他们两个人的只能够是他们现在身体上面所能够承受得住的重量了,他们身体上面的重量到底会是什么呢?

  其实,等到他们两个人进来的时候,他们应该不需要去明白着其他更重要的事情的,那么那个其他的更重要的事情到底会是一个什么呢?

  他们两个人的心情根本就不是一个句或者是两句话的事情所能够说得清楚的,他们现在需要进行着一种全方面的推测了,那个推测到底还会有一些什么样的结果呢?那个结果还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呢?

  其实他们两个人进行这个兽界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身体上面就开始有了那一种负重了,那个负重到底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他们两个人现在可以进行着一番说明吗?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现在到底会产生了什么样的情况,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他们身体上面最为最蛋疼的方法会是什么了。

  无人可以明白的事情往往就会在一个瞬间去爆炸出来这个点了,那么他们两个人需要进行着一番什么样的说辞呢?赵天现在就看着对面的牛峰,牛峰现在被赵天所看的时候,他自己的眼皮子突然之间给跳了一下下,等到牛峰在跳着眼皮子的时候,牛峰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太正常了,那么现在的不太正常到底是指的是什么呢?

  原来这个兽界里面的负重很强很强,负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负重无非就是那个大气的压强罢了,大气压到他们的身体上面,让他们突然之间感觉到喘不过气来的那一种感觉的,他们不需要去承认,但是他们还是会感觉到相当相当之痛苦的样子,那个痛苦还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丰流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他的身体已经被压到了一块地里面去了。

  他的身体在被地所挤压着,挤压的原因他自己也许会说不太清楚,但是他自己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在这一种很恐怖十分之吓人的情况之下长时间的挤压的,很快的,他自己就会有一种解放的感觉了,他当然会知道怎么样去解放这一种感觉。

  因为他由这个事情想到了动物无头无尾的事情,如果动物无头无尾,那么他们到底是不是在逃避一些个什么呢?

  他的眼睛忍不住地朝下面一瞅,他很快就注意到了这样子的一个细节,这个细节会是什么呢?原来这些动物的头还有脚什么的竟然都被天上面的月光给笼罩下来了,看来他们的那个无头还有无脚的事情根本就是一种障眼法,那一种障眼让他们很快就明白了,原来在这个兽界,在这个兽界里面还流行着一种欺骗,等到他们两个人被这种东西给欺骗之后,也许呢?他们永远都不要相信这里面的事情了。

  他以为他自己的想法已经要落归于现实了,然而~~~~他很快就就发现了让他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会接受的事情,这个事情会是什么呢?

  当他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进入到这个兽界的时候,他们身体的重量很快就变得越来越轻了,变得越来越轻的意思无非就是他们两个人身体上面的水份竟然在一点又一点的给蒸发掉了,那个蒸发的过程对于他来说一定就是一个相当相当之缓慢的过程,然而~~~正是由于十分之缓慢,所以他们才没有感觉得到,那么他们两个人的身体到底会蒸发到了哪里去了呢?此刻~~~丰流的眼睛看着旁边的牛峰,牛峰的身体其实那一种干瘪的程度,那一种呼瘪的程度还要让他感觉到恐怖十分,所以到最后的时候,丰流忍不住说:“我说牛峰啊~~~现在你还会活着的吗?”

  “活~~~活是什么概念呢~~~~”牛峰现在说话那根本就是有一塔没一搭的,或者是他现在根本就当丰流是一个透明的感觉,丰流不敢承认这一种感觉,因为他自己本来就害怕受伤了,他的受伤还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他不明白的事情还有许多,但是他最不明白的事情无非就是牛峰现在看到他的那一种眼神,那肯定是一种不能够被他自己所原谅的眼神,牛峰看到他的时候就像是看到了陌生人一样的感觉,他现在不能够接受这一种感觉,因为这一种感觉到他这边的话,根本就会形成那一种羞侮,这一种感觉到底会意味着什么呢?

  那一种感觉的话无非就是当你自己认识了一个人之后,这个人和你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这个人突然之间要和你绝交了,你自己往往会觉得无可理喻的那一种感觉,那一种感觉肯定不会那么好受,因为谁都不愿意平白无故地失去一个朋友的,丰流现在就感觉到突然之间失去了一个朋友带给他自己的打击实在是太大太大了,那根本就是一种不管是用任何的语言还有任何的词汇去形容的感觉,在那一种感觉之后,他自己顶多要去做的事情就是,他约摸记得他的随身还有一片树叶子,每当他自己心烦意乱的时候,他往往就会去拿着那一片树叶子,将那一片树叶子放到他自己的嘴巴旁边来回不断的吹拂着,吹拂的过程一定会十分十分之美妙。

  因为那片叶子就是他自己从那个啥,他自己从那个峨眉山上面采摘下来的,等到他自己不用去理会的时候,那个牛峰已经从那个比较那个啥。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