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首页> 玄幻小说> 大道诛天> 第八百七十一章 荒村,或许骗了人!

大道诛天

第八百七十一章 荒村,或许骗了人!

作者:热乎冰棍儿      源网站:笔趣阁

更新时间:2019-09-05 17:51:11

			  余寒目光微微闪烁,目光看向了周围脸色不善的四人,忍不住苦笑道:“我们的事情后面再说,现在,先帮我一个忙!”

  说到这里,率先动作,脚下魔王神器陡然发动,璀璨的光芒一瞬间奔腾而出。

  与此同时,许飞四人也同时出手,四道光芒化为光柱,催动着远古祭坛,顷刻间便化为滚滚光芒,融合在了一处。

  呼!

  一面巨大的光罩,直接将众人全部包裹在了其中,当然,各大势力的弟子们却被隔绝在外,使其无法感觉到其中的气息,也看不到其中的真实情况。

  作为原本以为必死的其他势力弟子而言,眼见着眼前那股危险的压力消失,从而连同中心一片巨大的区域全部都被阵法束缚住,心中这才稍微轻松了一些。

  只有宋若飞、龙灭空以及冯重阳等有数的几人微微皱眉,心中替余寒他们担心。

  眼见着余寒等人操控着阵法,将外面彻底隔绝,“斩青云”的脸上满是不屑。

  “作茧自缚,你们竟然连自己逃走的道路也堵死了,如果催动阵法破开锁魔宫的束缚,怕是我也拦不住你们,但是现在,你们却自己将自己的生路放弃!”

  说到这里,他也轻轻摇头:“真是愚蠢到了极点!”

  余寒也是淡淡一笑:“愚蠢?你以为,人族也和你们魔族那些蠢货一样头脑简单吗?”

  不等“斩青云”反应过来,他嗤笑着继续说道:“你以为,就只有你才带了帮手?”

  “这个世界,是我们人族的世界,你们不过是魔族的残兵败将罢了,还妄图想要重新建立秩序,在我茫茫人族世界中插下一根钉子?”

  “天道昭昭,你们这些漏网之鱼,今日终究还是要烟消云散!”

  说到这里,他周身光芒摇曳,罗浮宫瞬间开启,一道道身影从里面冲出,一字排开,站立在了他的面前。

  整整一百名罗浮军战士,整齐划一的站在他的面前,虽然人数不多,那股嗜血的气息却让人忍不住心神颤抖,完全是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的那种强者。

  这些魔卫都曾经与人族的铁血大军战斗过,这种气息他自然不陌生。

  所以见到了这些罗浮军战士,他们的脸色忍不住纷纷变化,尤其是看着面前那一张张坚毅的面孔,一众魔族强者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拥有太古人族的血战军队?”那“斩青云”倒吸了一口凉气。

  余寒微微一笑:“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不过也没有必要知道了!”

  从他修为突破到了通玄中期之后,这一百名罗浮军战士的实力也提升了一个等级,从最开始的通玄中期境界,直接提升到了通玄后期!

  单纯的从战斗力来比,一百罗浮军战士的单体战斗力,绝对不在这些魔卫之下。

  而他们的数量,却是比魔卫的三倍还要多。

  之前的人数优势,此刻被对方狠狠碾压,“斩青云”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此刻,他终于知道,为何这个后来的少年敢口出狂言,连同大人也都被他重新镇压了。

  现在看来,这少年的确有几分本事,而且从他适才真气流转的时候也能够看出,他体内的血脉力量,是属于人族皇族的血脉力量。

  对于与人族激战良久,对于人皇陛下的了解甚多的他们的来说,对这股血脉气息自然并不陌生,所以余寒的血脉稍微鼓荡,他们便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

  此时此刻,余寒也懒得继续与他们耽误时间,大手一挥,一百罗浮军战士同时出手,潮水般的朝向一众魔族强者冲杀了过去。

  “斩青云”想要动作,无奈还未来得及出手,余寒亲自带领许飞四人操控阵法,先一步将其囊括到了自己的攻击之下,阵法瞬间逆卷,完美的阵法被激发出来。

  “斩青云”悲鸣一声,感觉到已经暴涨了十倍左右的这座太古阵法,立刻就被压制在了下风,苦苦支撑着不被击败。

  光罩的外面,冯重阳等人只是依稀能够看到光罩不断传递出来的震荡,证明着里面正在进行着一场殊死的争斗。

  “师兄,你说大蜀神国的那几个小子,能顺利击败这些魔族的强者吗?”一名弟子问道。

  火大牛却是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该问的,不要随便问,只管看着就是!”

  火大牛的身旁,吕承殇却是摇头叹息道:“大家经历了这般生死,让他们知道又能如何?还是怕这些弟子们知道你自己的心里,同样也没有底气?”

  火大牛转头看了他一眼,咬牙道:“你又何尝不是与我一样的想法?”

  吕承殇深吸一口气:“我的确也是这样的想法,对余寒这些人没有信心,但我与你们不一样,因为一直到现在,我的心里还是有些矛盾的!”

  “我希望余寒他们取得最后的胜利,因为这样的话,整个四灵兽天域,这场巨大的浩劫也将会消弭于无形,但是……”

  他眉头微微一皱:“我又不希望他们获得最后的胜利,因为这样会意味着,三十一名通玄后期境界的强者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了火大牛:“那么我们呢?据我所知,你们也在追他们的一个弟子!”

  “如此的话,他们将这些魔族高手消灭之后,如果将锋芒指向我们,我们的危机,实际上还是没有结束,或者说依然免不了一死!”

  火大牛闻言却是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吕承殇的目光也多了几分不屑。

  “吕承殇,你倒是好算计,现在就说出这样的话,就想着一旦余寒那些家伙们胜利之后,拉我做帮手,一起与他们抗衡是不是?”

  他轻轻哼了一声,撇嘴道:“我和那个叫丁进的小子没什么大的仇恨,所以不会如同你适才所说的那般,只会落得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但是你吕承殇不同!”

  “因为你是大魏学堂的弟子,以你们大魏和大蜀目前的形势来看,已经势同水火,如果有机会,我相信以余寒那小子的性格,绝对不会放过你!”

  “但是我们则不一样,如果我们不主动出手,他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吕承殇却是摇头道:“你们太天真了!”

  “东华宫如今的动作,已经证明了仙门的态度,而且这一路上,你们对大蜀学堂弟子们的镇压还不够吗?或许除了大宋学堂之外,没有任何一股势力不挤兑他们的!”

  “甚至你们仙门其他的几个门派,手里还沾染了大蜀学堂弟子的鲜血,你以为,这个结就这样容易解开?还是你认为,余寒是个好说话的家伙?”

  吕承殇冷哼一声,嗤笑道:“不要白日做梦了,我承认我适才有拉你一起入伙的意思,但这对你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他们操控这里的阵法,不可能会有更多的时间将阵法力量带出去解决麻烦,所以很可能会考虑一劳永逸。斩青云已经陨落了,现在对他们有影响的只有我们两个!”

  看着火大牛渐渐变得沉思的脸色,吕承殇知道自己适才的话已经成功说服了他。

  当即话音也变得柔和了起来,压低声音道:“为今之计,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火大牛皱眉看向了他:“你且说来听听?不过最好不要糊弄我!”

  吕承殇点头道:“稍后一旦里面的战斗结束,在光罩消散的那一刻,应该还算是安全的,所以我们要立刻出手,将大宋学堂和大蜀学堂两方势力的弟子们全部控制住!”

  “只有拿捏住他们的性命,才有可能逼迫余寒他们投鼠忌器!”

  火大牛点了点头:“可是你说的这一切,都是在余寒他们能够成功消灭那三十一名魔族高手的基础上,我一直都不认为,他们能够成功!”

  吕承殇叹了口气:“我之前就说过,对于这一点,我的心里实际上是矛盾的!”

  “如果余寒他们没有办法成功击杀这些魔族强者,那么我们或许连活着的机会都没有了!”

  说到这里,他目光落在了那片刺目的光罩之上。

  “到那个时候,三十一名通玄后期境界强者同时出手,我们又有谁能拦得住?”

  火大牛闻言目光也闪过几分复杂之色,随即点了点头:“我答应你的请求,不过光我们两个势力怕是还不够,应该将其他实力也一起拉进来!”

  吕承殇微微一笑:“这是自然,要对付他们,我们必须要先一步谋划!”

  两人相视点头,心照不宣,然后各自退回到了各自的阵营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里面的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终于彻底结束。

  不过那些光罩依然没有散去。

  余寒看着对面一百名重新归队的战士,虽然各自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轻伤,但对他来说,适才也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这些罗浮军战士,都是在太古年间与魔族战斗过的精锐部队,而且在那场血战之中他们都不曾陨落,依然活了下来,如果陨落在这里,自己恐怕也没有办法与他们交代。

  好在战斗进行的十分顺利,他们先是通过阵法将那附着在斩青云身上的魔族高手击杀。

  斩青云的意识,也在最后的关头苏醒了过来。

  濒临死亡,他的目光也变得柔顺了许多,朝向余寒竖起了大拇指,虽死无憾。

  余寒将一百名罗浮军战士全部收入了回去,头脑忍不住一阵眩晕。

  要与这些罗浮军战士们一起战斗,他的元神损耗也极其强大,同时连通着一百名通玄后期境界强者的意识,饶是他元神力量强大,也不忍不住疲惫不已。

  心中也暗暗决定,如果日后不是生死关头,万万不可暴露出这张底牌,先不说他们一旦暴露出来之后对自己的影响。

  即便是这种对元神的消耗和反震,就足以让自己重伤了。

  他全力运转真气,借助着脚下魔王神器的力量方才勉强抵挡住了这股反噬。

  回头看了一眼周围,许飞等人借助着祭坛的力量,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这才展颜一笑。

  然后将目光落在了窦玄衣的身上,发现那一对秋水般的眸子,正带着担忧看向自己,直到他将目光投递过去,这才如同受惊的小兔一般逃离开去。

  余寒忍不住苦笑片刻,身形闪烁,撤去了周围笼罩的光芒。

  与此同时,许飞等人也相继离开了祭坛,来到了余寒的身边。

  余寒扫视了一眼四人,沉声道:“这一次,我们很有可能是被荒村太古遗族的那些人给骗了,如果不是我后来才得知,魔王气根本不是魔王的一口气,而是这魔王神器,怕是我们全部都要栽在这里!”

  许飞也忍不住皱眉:“可他为什么要骗我们?难道荒村如同这些魔族一样,并不是传说中的那样,而是亲近于魔族,从而被人族前辈封印?”

  余寒点头道:“很有可能是这样,不过具体,得需要我们回一次荒村才能清楚!”

  丁进闻言忍不住咧嘴道:“上一次我们险些就没了性命,现在你还要回去?我们应该得到的机缘,也全部都得到了,至少比外面的那些家伙强了许多!”

  “而且除了修为进步之外,在外面的宫殿里,我还得到了不少的好东西,可以说是大丰收,到时候武装整个六旗军,也将带来巨大的进步!”

  丁进的话还未说完,余寒便苦笑着摇头:“不是我非要进去,而是从进来之后,我就有一种预感,从我们离开荒村的那一刻,我们的气息便已经留在了那里,如果我们不回去,恐怕他们也不会让我们离开!”

  窦玄衣点头道:“我也感觉到了那股气息的存在,适才我们将这些魔族强者灭杀之后,那些气息便已经开始清晰的出现,只不过片刻就已经消失了!”

  余飞一直都不太喜欢思考,眼见着许飞和丁进听到哥哥两人的话之后,明显沉默了下去,当即伸手指了指外面:“那些家伙们怎么办?”

  余寒微微一笑:“距离试炼结束还有几天的时间,让他们自己离开吧,等我们把荒村的事情解决完之后,便各走各的!”

  “不趁机将他们全部击杀了?”许飞目光闪烁。

  余寒摇了摇头:“现在我们与大魏学堂之间,应该是关系最为紧张,那司马懿见到我们活着出去,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如今加上斩青云也间接的陨落在我们手上,青龙天和玄武天最大的两大势力,几乎都要与我们为难,如果将所有人都灭杀在这里,恐怕会引起众人群起而攻!”

  “所以,能够少树敌的话,那就尽量不要惹太多的势力!”

  听到这句话之后,四人纷纷点头。

  余寒继续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吕承殇他们应该正在密谋,等到光罩散去,便开始将大宋学堂和我们的人全部都拿下,让我们投鼠忌器!”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想到那个女扮男装的少女,余飞忍不住心中一紧。

  他的超常反应,让余寒也忍不住一怔,然后看向余飞。

  被大哥的目光扫及,余飞脸上闪过几分红晕,随即挠了挠脑袋:“我就问问!”

  余寒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余飞,从小你就不会说谎,从现在你的表情告诉我,外面有你在乎的人,是一个女孩子?”

  “哥,我对她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刚刚认识而已!”余飞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道。

  不过这句话方才说完,连同窦玄衣等人在内,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余飞无地自容,心中也暗暗后悔,和大哥他们斗心机,自己还是太嫩了。

  余寒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喜欢上谁家的姑娘,大哥帮你抢回来!”

  “你放心,我可保他们无恙,现在我们一起催动阵法,按照之前他们的位置排列,应该是在那个方向!”余寒伸手指向了正东。

  “阵法破碎,便是我们动手之时,立刻带着所有人,我们从正东的那座宫殿离开!”

  四人纷纷点头,然后各自催动真气,随时准备动手。

  外面,吕承殇等人感觉到了里面打斗的声音渐渐消散,同时也开始运转真气,随时准备出手。

  可是等待了良久,依然不见那光罩散去。

  他和火大牛对视一眼,纷纷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随后眉头紧皱,心中也有些疑惑。

  便就在这时,那原本安静悬浮在面前的光罩,忽然一瞬间沸腾起来,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猛地爆炸成了漫天光点。

  恐怖的碎片一瞬间朝向周围肆虐了开去。

  余寒五人同时出手,将双方所在的区域彻底隔绝。

  同时,一道声音也清晰的出现在了众人耳中。

  “大蜀学堂,大宋学堂诸位师兄弟,请退往正东大殿,我们断后!”

  宋若飞和龙灭空等人心中这才安定了下来,身形闪过,纷纷朝向正东大殿退了出去。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