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首页> 其他小说> 坐忘长生> 第九百八十章 阴阳墟天

坐忘长生

第九百八十章 阴阳墟天

作者:飞翔的黎哥      源网站:999文学

更新时间:2019-04-17 19:44:15

			  那石雕声如震雷地吼道:“来者何人!”

  柳清欢在门前停下,仰头望了望那高高的门楣,拱手道:“万斛界青霖,敢问道友,此地可是阴阳墟天?”

  “正是!”石雕大声道:“你要进城?”

  柳清欢顿了下,答道:“自然,既已到了此地,能进城一观,也不枉来这一趟。”

  “那你可听好了!”石雕道:“进入我阴阳墟天,有可能迷失在时间的缝隙中,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再找不到回返之路。”

  柳清欢露出惊讶,进去还有这么大的风险?这让他不由心生好奇,这传说中的阴阳墟天内到底是什么样。

  想了想,他问道:“石兄可认识厌篌?”

  石雕转了下脑袋,语气有了些变化:“哦,你说的是在外面看守祭坛的那家伙,他还没被人打死吗?”

  “还好,还没死。”柳清欢不由笑道:“但我在进入祭坛之前,他曾告诉我进来可获得某种传承,然而这么久来,那传承连点影子都没看到。所以想请教一下石兄,传承是否是在阴阳墟天内?”

  “他这么跟你说的?哈哈哈哈!”

  石雕突然放声大笑,前仰后合的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柳清欢扬了扬眉,问道:“难道他所说的都是假的,只是在哄骗我?”

  “那倒不是。”石雕终于收了笑,道:“传承需要你自己去找,至于能不能找到,则要看你有没有机缘了。好了,你现在可以进去了。”

  他嘎吱嘎吱地转过身,将手放到身侧的门柱上,就见上面的雕纹如活了一般开始游动,而原本空空荡荡的门框内光芒流转,渐渐出现一个首尾相接的太极阴阳图。

  柳清欢心中疑惑不少,还想再问问,可那石雕的眼睛已暗淡下去,变得一动不动。

  事已至此,不管前路如何,他也只能进阴阳墟天里看一看了。柳清欢将雷公尺拿在手中,踏入石门。

  穿过那黑与白相间的太极阴阳图,深渊内的燥热以及魔物的嘶喊声在一瞬间远去,有清新的风迎面吹来。

  身下有脚踏实地之感,然而眼前却是茫茫白雾,浓稠得连神识都无法穿透。

  这让柳清欢颇有些意外,他警惕地在原地停了片刻,未感觉到危险之后,才慢慢往前走去。

  好在雾气渐渐变得稀薄,周围的景物一点点展露,却是一条寻常的长街,一间间店铺分列街道两侧,熙熙攘攘的人声传入耳中。

  柳清欢迷惑地站在街头,有一种异常熟悉却又全然陌生的感觉,一切的一切都仿佛似曾相识。

  这是一座在修仙界各地常见的普通仙城,来来往往的修士川流不息,他们或是匆匆忙忙地要赶去某个地方,或是悠闲的呼朋引伴笑语相闻,身上的衣饰虽各不相同,但大都是修仙界常见服色。

  街两侧的店铺内,售卖的物品从丹药到法器应有尽有,但基本也是寻常之物。

  唯一让他意外的是,那些来往修士的修为,低的有练气一二层的,高的甚至与他修为相差无几,而那些店铺所售之物同样的低阶、高阶都有。

  这一点十分不寻常,因为在大多数修仙城中,高阶修士自持身份,不会与低阶修士混在一起,当然后者也不敢在前者面前放肆或随意走动。他们各自有各自活动的地盘,彼此泾渭分明,很少往来。

  然而站在街头这一两刻钟的时间内,柳清欢已不止一次见到或是练气与金丹,或是筑基与元婴,彼此有说有笑的从身边经过,仿佛在这里一切身份之别都已消失,地位高低都不足轻重。

  柳清欢正琢磨着这种情形代表的意义,肩膀就被拍了一下,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清欢。”

  柳清欢身体一震,缓缓转过头。

  身后,一位眉目俊朗的男修笑吟吟地看着他:“你在这儿站着干嘛?”

  “……千……里?”

  莫千里夸张地退了一步:“你这是什么眼神,几天不见,就跟不认识我一样。”

  “几天……”柳清欢的神情一言难尽:“我们几天前见过?”

  莫千里奇怪地道:“是啊,我们不久前才一起从北境的地下冰殿回来啊。”

  柳清欢沉默地看着对方,他可不记得自己去过什么地下冰殿,更何况还是不久前。

  一张淡淡的白网在左目中悄然浮现,仔细扫过莫千里的身体,他突然有些明白了之前那个石雕话中所言是什么意思。

  莫千里,柳清欢少年时期便认识的好友之一,早在数百年前的封界战争中就已战死。而那时他还在九幽的幽冥界,等回到云梦泽,才得知了对方的死讯,却是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然而现在这个莫千里,却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即使他动用了生网死渊的神通,也只是证明了对方的确是生人,并不是死魂或别的什么东西。

  阴阳墟天,存之于阴阳之间?末之于生死彼岸?

  见他一直不说话,莫千里脸上现出担心之色,靠近一步:“你没事吧?”

  种种念头闪过,柳清欢突然笑了,道:“没事……我正准备去找你,没想到在这儿就遇到了。有空没,一起去……”

  他抬头随意一扫,指着一家店道:“去那里喝一杯?”

  “好啊!”莫千里爽快的答应道,十分自然的将胳膊搭到他肩上:“走走走,好久没喝了,我正想这一口呢。”

  柳清欢已多年未与人勾肩搭背过了,一时倒有些莫名感慨浮上心头。

  在意料之外的地方,见到早已辞世的友人,虽明知这一切为虚假,但看到此刻活蹦乱跳的莫千里,那些清风朗月、快意潇洒的少年时光仿佛又浮现在眼前。

  两人进了酒肆,点了酒水,便开始闲聊。

  柳清欢从那莫虚有的地下冰殿开始,不动声色地套着莫千里的话,而对方对他有着毫无防备的信任,噼里啪啦的什么都说。

  很快,他便发现莫千里并不知道自己已然身死,过往的经历也并无不同,区别在外面的莫千里死后,而这里的莫千里却在继续活着,且丝毫没察觉出有何不对。

  柳清欢找不出什么破绽,沉吟道:“这么说,你在阴阳墟天已呆了上百年……”

  “阴阳墟天?”莫千里诧异道:“那是什么地方?”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