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首页> 游戏小说>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 第六百五十三章 这我女婿!

足坛最强作死系统

第六百五十三章 这我女婿!

作者:我们踢球吧      源网站:999文学

更新时间:2019-06-13 13:44:38

			  “你这老头子,怎么说话的这是?……人家小恪都多大了,你还赶驴赶驴的?你不要脸,人家还要呢……走一边去,穿得跟个红猴子似的,看着就碍眼!”

  曾恪抬头看向身侧,孙红梅已经满脸不爽的抱怨着走了上来,不过见曾恪望了过来,这位性子泼辣的婶婶就已经满脸灿烂的笑容了,就跟记忆中那个对自己老公永远是凶巴巴,但对院子里孩子,永远是那么的和善和宠溺的大婶,渐渐重合到了一起。

  “红梅婶婶……”

  在李洪刚讪笑摸着脑袋的时候,曾恪已经张嘴轻轻的唤了一声,孙红梅立即就有些眼眶泛红了。她和自己的母亲是很好的闺蜜,平时家长里短的就不说了,邻里有个头疼脑热,孙红梅也是忙前忙后的帮忙,曾恪算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照拂颇多,说实在的,曾恪能和李晓玲打小“青梅竹马”,这里面还有她的一份功劳的,她是将曾恪当儿子看的,额,女婿也算是半个儿嘛!

  离了Nc,这都好几年没有回去,联系也因为各种原因断掉了,孙红梅时常想起来就长吁短叹,想着自己的老姐妹怎么样了,曾恪那小子又怎么样了,要不是这几年在燕京忙着打拼,孙红梅早就吵着闹着要回Nc看看了。

  现在好了,当高高大大的曾恪陡然出现在她的眼前,她顿时就有些重逢想哭的感觉。

  “诶诶诶,小恪啊,快来,让婶婶看看,这都好几年没见着了,婶婶我想念得紧……”

  “……这胳膊这身板,哎呀,壮实了!小恪是真的长大了啊,有男子汉的样子了!”

  “这模样,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俊得很呢……可不像某些人,长得歪瓜裂枣就不说了,还成天穿得花枝招展,跟个耍戏的猴子似的,一看就是从小地方来的土财主……”

  孙红梅拉着曾恪看个不停,感叹个不停,顺带着,又把自家男人给损了一通。李洪刚也知道自家婆娘刀子嘴豆腐心的脾性,脸上有着苦笑,却是在一边,乐呵呵的看着。

  曾恪脸上也有着久别重逢的笑容,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怕老婆却又爱打扮“非主流”的李大叔,性子泼辣嘴上不饶人,但比谁都善良心软的红梅婶婶……曾恪心里有种倍感窝心温暖的感觉。

  “小恪……”

  李忠国有些傻眼了,在机场等候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幻想过,亲人重相逢的场景,而看到曾恪和别人亲热拥抱寒暄交谈的温馨画面,这……这不就是他想象中的场景吗?可是……可是好像主角不是我啊?这……这怎么感觉怪怪的啊!

  虽然打扰别人团聚似乎是很不道德的一件事,但李忠国还是硬着头皮喊了一声,不该这样的啊,我好歹是你的表哥,我才是你的家人,你不能这样把我当空气给无视掉了啊!

  抬头就看到眼巴巴望着自己的李忠国,曾恪也有些不好意思,点头抱歉道:“额……这是我老家的李叔叔,红梅婶婶……他们现在也住在燕京,来接我了,所以……哈,激动兴奋之下,倒是忘了你也在。”

  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被忽视了的李忠国再度遭受一万点的暴击。

  嘴上却说着:“你们聊,你们先聊,我等你们就好了……”

  李洪刚和孙红梅这才看见,旁边还有别的人呢,看着一副成功人士打扮的李忠国,两个人的眼中都有着浓浓的疑惑,按理说,曾恪家里有什么亲戚朋友,他们都很清楚,没听说在燕京还有这么大年纪的朋友啊,最重要的是……两个人都很惊奇,因为他们发现,曾恪和李忠国长得很相似,那张脸,那鼻子那嘴巴,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要不是李洪刚夫妇俩认识曾恪已经过世的老爹,还有对方这年纪似乎也有些对不上,搞不好就要以为对方是曾恪失散多年的父亲了。

  “这……这位是……”

  李洪刚眼睛紧紧的盯着李忠国,要不是还没到老眼昏花的程度,他都会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饶是如此,他这么问的时候,喉咙仍旧是有些发干。这两个人,长得实在太像了。

  “哦,他是……”

  曾恪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话头,他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介绍李忠国。这位是他的表哥,这点应该无疑了,但问题是,他和李家之间,似乎还没“和解”呢。

  这个时候,方晴和李忠军也走了上来。

  “我们是小恪的表亲。这位是他大表哥,这位是二表哥,我是小恪的大表嫂。”

  方晴很自然的说出这一番话,不过脸上也没将惊讶完全掩饰住,她倒是没想到,刚才发生“矛盾”的那一对中年夫妻,竟然也是来机场接曾恪的,这倒是巧了。

  “表亲?表哥表嫂?”

  李洪刚和孙红梅面面相觑,都有些发懵——这什么情况啊?老曾家的亲戚他们都认识啊,没有燕京的啊?以前也没见过,我们都不认识啊!真的假的啊?

  曾恪抬头看了一眼,李忠国满脸的紧张和期待,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只好默不作声。

  这个沉默的态度已经足以说明什么了。

  李忠国的紧张的表情顿时松开,虽然曾恪没有直接承认,但也没有否认,这就是一个极大的进步啊!

  “这真是你家的表亲?”

  倒是孙红梅似信非信的瞄了李忠国一行人,小声的问曾恪。

  曾恪略微一犹豫,还是点了头:“算是吧。”

  “你说是那就是吧。既然是一家人,刚才的事我就不计较了。”

  孙红梅一看曾恪这表情,心思聪慧的她哪能不知道这里面有些不为人知的隐情,再加上以前从未听说,突然之间就冒出了几个亲戚,要说里面没古怪,打死孙红梅都不信。

  当然,这些事情一时之间也不好追根问底,孙红梅又热络的拉起曾恪的手,“走走走,赶驴,跟我回家去。婶婶已经买好了菜,就等你回来,好给你下锅做饭呢!”

  曾恪倒是有些懵,下意识的问:“什么事?计较什么?”

  一直站在后面的李忠军顿时就不乐意了:“计较?你还跟我们计较?明明是你们不对,我说你们……对了,你们谁啊?怎么曾……小恪就要跟着你们去!小恪应该跟我们走!”

  李忠国这时也反应过来,一把拉住了曾恪的另一只手:“对对对,小恪啊,你这回了燕京,哪能不回自己的家呢?走走走,跟哥回家去!”

  曾恪:“……”

  什么时候,我这么受欢迎了?

  “我说那个谁……你给我放手,我们是小恪的长辈,他就该跟我们回家!”

  “说得好像谁不是他长辈似的!长兄为父听过没?小恪就该跟我们走!”

  “长兄如父?你也说了,是长兄!还是表的!……按这么来说,我不但是小恪的长辈,还是你们的长辈,尊老懂不懂?……赶紧给我放手!小恪,走,跟婶婶回家去!甭搭理他们!”

  “不是,你这人……你到底是谁啊!”

  “我是谁?……嘿,赶驴是我们家女婿!是我们家姑爷!你说我们是谁!?哼哼!”

  争夺中,李洪刚忽然霸气的一吼,顿时震住了所有人,始终游离在争夺圈外跟个小透明人似的大壮,手中抱着一袋薯片,一脸的吃光相:曾叔叔这就成了别人家的女婿了?

  孙红梅毫不避讳的竖起了大拇指,对自家男人是怎么看怎么顺眼:没看出来啊,你也有这么醒目的时候,说得好,小恪是咱们家女婿,就得跟咱们走!

  李忠国、李忠军、方晴:“……”

  怎么回事?

  小恪成亲了?他的媳妇是这对中年夫妇的女儿?

  可是……我们此前咋就不知道呢?

  曾恪也是一脸的懵逼:什么情况啊这是?我什么时候成你们家女婿了?我……我咋不知道?结婚证什么时候扯的?婚礼什么时候举办的?我……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啊!

  “有些人啊,说是亲戚,但到底是不是,那还真不知道。不过呢,反正我觉得吧,有些人看着就不像是好人,还是离远一点的好,免得老天爷打雷劈他的时候,把自己给牵连进去了!”

  孙红梅话里带刺的说着,眼睛时不时的瞄向李忠军,李忠军顿时心里又是一恼怒,正想发火,就看见抱着薯片袋子的大壮正冲着他傻笑呢——他可不敢真把对方当做傻姑娘,顿时脖子一缩,怂了,不说话了。

  最后,这场“跟谁回家”的争夺战由李洪刚夫妇的胜利而宣告终结。

  当然,其中还是以曾恪的意愿为主的。

  虽然和李忠国之间的关系还算可以,但对于李家……曾恪还真没有“认祖归宗”的打算,至少现阶段没有。

  “那……那今天就这样吧,我先跟着李叔和红梅婶婶回去,……反正这段时间我都在燕京的,你要是想找我,也能找到的……那行,我先走了。谢谢你们来接我。”

  曾恪摆摆手,在李忠国失落的眼神注视下,被李洪刚和孙红梅一左一右的拉着胳膊,离开了机场。

  抱着薯片袋子的大壮,蹦蹦跳跳的跟了上去。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